既然沐仙儿被亚勒坦国的人追杀,那么她身上肯定有着什么秘密,否则就算是有人请杀手,也不太可能千里迢迢地到国外去请。

当然,这只是张凌峰自己的猜测,具体情况他是无从得知的。

寒暄了几句之后,通话就结束了,张凌峰突然想到去天虎堂比试还欠了个人,想了想,一个身穿火红色皮衣的冷酷杀手浮现在脑海中。

张凌峰当即拨出了电话:“喂,玫玫?半个小时后到东城天虎堂去一下呗,我也马上就到。”

火玫瑰也没问什么事,当即就答应了,毕竟两人现在是同僚,后面还要一起出国做任务呢。

张凌峰不疾不徐地走下楼去,看见桑塔纳停在那儿,便打开车门坐在了后排,发现李赫也来了,就坐在副驾驶。

两人都跟张凌峰问候了一声,车子便缓缓开动,奔向天虎堂。

“老大,还缺一个人呢,您带来了吗?”邱兵开着车,边询问道,要知道,这场比赛关系到龙帮的生死存亡,也关系到龙帮的发展,他不能够不关心。

张凌峰点点头:“安排好了,这次不可能会输,别慌,一个小小的天虎堂就把你们给弄成这样子,以后怎么立足中海?真是小题大做。”

火玫瑰好歹也是青铜榜上有名的杀手,不至于连一个帮派里面的‘高手’都对付不了,再加上张凌峰,哪怕李赫那一场输了也不要紧。

邱兵和李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和激动,张凌峰不把眼光放在东城,让他们立足中海,意思就是以后他们龙帮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中海的大帮派了。

一路无话,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车子行驶到天虎堂总部。

天虎堂的总部古色古香,建筑全是复古的,从屋檐到顶梁柱,无一不是檀木所制,将古代的江湖风格延续到了现在,不得不说真有点考究,哪怕是拿来当成电视剧拍摄场景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从大门进入,里头是一个非常宽敞的院落,院子两旁也摆上了桌椅,此刻不少穿着天虎堂制服的人在忙活着,他们的胸前都有着飞虎的图案。

而首座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乍一看跟张凌峰差不了多少,不过再看却又像三十几岁一般,让人看不出来他究竟有多大的岁数,他留着板寸头,左耳上有着一个耳钉,长得非常邪魅,那双眼睛里时不时地透着狠劲儿。

这人就是天虎堂的老大,任天虎!

果然很年轻,据说十三四岁就出来道上打拼了,年纪虽小,手段却是强大,一步步搏到了今天的位置,以这样的年纪统领了天虎堂,可以算的上是一方枭雄了。

见到邱兵和李赫进来,任天虎站了起来,走上前来笑道:“两位前辈,让你们这么远赶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来请坐请坐。”

爱彩票网不论是年龄还是资历,邱兵和李赫应该都算得上是任天虎的前辈了,双方离撕破脸皮原本只差一步之遥了,没想到任天虎还能这样和颜悦色,倒是跟道上那些直来直去的大佬们很不相同。

任天虎的绰号也叫笑面虎,笑里藏刀、绵里藏针。

张凌峰直接被无视了,被当成叫来应战的打手,一个打手哪有落座的资格?不过张凌峰也丝毫不在意,幕后身份能不暴露最好不暴露,否则会被许多麻烦事缠身。

邱兵和李赫冷哼了一声就坐了下来,就在这

爱彩票网时,火玫瑰从屋顶上飞身而下,使得天虎堂的帮众以为有敌人来捣乱了,纷纷拔刀,严阵以待。

邱兵见过火玫瑰一次,当即就明白过来了,这是老大请来的帮手,于是对着任天虎说道:“任堂主,这是我龙帮的贵客,也是这次比试的其中一个人员。”

任天虎眯着眼,如同毒蛇般盯住火玫瑰,而后不由地舔了舔嘴唇,心中暗道这妞好正,他挥了挥手,一众手下就收回马刀,退居后方。

火玫瑰一声不吭地来到了张凌峰的身边,之后便环抱双手站在那,一动也不动,冷酷地像一尊雕像。

任天虎此人心机深沉,哪怕觊觎火玫瑰,也不会明着说出来,他对邱兵说道:“规则你们都清楚了吧?不过我还是浪费口舌多说一遍好了,免得等下有什么事情你们还要不服气。”

“你我双方各出三人,三局两胜制,不限手段,想怎么玩怎么玩,二位觉得这样行不行?”任天虎站起身背负双手道。

邱兵和李赫心里虽然不爽,不过还是点点头:“我们要是赢了,你别忘了遵守承诺。”

“可以,你们要是真有本事赢的话,相安无事一年又怎样?关键是,你们有能力赢我吗?哈哈!”任天虎大手一挥:“开始吧!”

只见天虎堂一方,一个脸上有着数道疤痕,都快接近毁容了的瘦小男子跳了出来,置身于院落正中央,他浑身散发着阴狠气息,如同一只恶狼。

他是天虎堂的其中一位高手,名为煞狼。

煞狼眼神看向张凌峰等人,伸出一根手指游移着:“你们,谁先上来送死?”

这时候李赫悄声对张凌峰说道:“老大,这个煞狼我跟他交过手,这一战我去吧。”

张凌峰点点头,如果他自己这么快就上了的话,后面万一有更厉害的,那可就崩盘了。

李赫一个纵身也跳到了院落中央,跟煞狼相对而立。

“哼,又是你这个废物,这一次我一分钟之内废了你!”煞狼舔了舔腥红的嘴唇,扭动了下脖子发出‘喀喀喀’的响声。

李赫同样反唇相讥:“你好像从没赢过我吧?话说的这么满,不怕等等被我打脸?”

两个多年的老对手再度碰撞,心中自然是谁也不服谁的,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就是干!

煞狼先发制人,一上来就是连续的扫堂腿袭来,李赫只得不断地进行后空翻,一路向后退去,到了最后方,已经退无可退。

爱彩票网李赫单手撑地,两条腿灌注了无穷的力道,与煞狼纠缠着,这是双方腿上功夫的较量,你来我往,腿风猎猎。

这时候,李赫似乎看准了时间,一只手猛然抓在了煞狼的肩膀上,而后整个人翻身而起,在这么大的抓力下,煞狼的阵脚大乱,险些就被掀翻在地了。

“没想到你还挺有进步。”煞狼阴狠着脸道。

“说的跟废话似的。”

李赫挥起拳头,对着煞狼就是一通乱砸,虽然毫无章法,也算不上是什么招式,但是李赫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煞狼弱小的身板根本扛不住。

爱彩票网眼看着就要被乱拳轰败了,煞狼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而后迅速的从兜里掏出一大把面粉,毫不犹豫地洒向李赫!

李赫当场就被暗算了个措手不及,在他捂着疼痛的眼睛后退的时候,煞狼已经欺身上前,连续的几个飞脚

,准确无误地题在了李赫的胸膛上,使其向后倒飞而去。

“你们卑鄙!”

邱兵见状,狠狠地拍了下桌子,眼里几欲冒出火来,这简直是欺人太甚,打不过就玩阴的?

“邱老大稍安勿躁啊,刚刚不是说过了吗?咱们不限手段,爱怎么玩怎么玩,这有言在先的东西,你怎么能说我卑鄙无耻呢?”任天虎脸上带着浓烈的微笑,仿佛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邱兵一度想要发作,但是被张凌峰安抚了下来。

这第一局,龙帮自然算是输了,虽然很冤,不过终归还是输了。

第二场,天虎堂派出了一个面相猥琐的中年人,长长的八字胡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了‘汉奸’这个词,这是天虎堂被称为第一高手的魏索。

火玫瑰还是没有说话,很是自觉的走了上去。

“哟,还是个小辣妹,怎么着,晚上陪我一次,我待会儿下手轻点?”魏索油光满面的,对火玫瑰的贪婪之色丝毫不加掩饰。

对方这副猪哥模样使得火玫瑰很是不爽:“你今天必死。”

魏索不以为然,这些年来说过要让他死的人多了去了,根本数不过来,可是他现在依然完好无损地站在这,说明什么?他有本事!

魏索率先冲向火玫瑰,手里赫然有着一把明晃晃的砍刀,他虽然看似很自负,但真正打起来,不论对手是谁,他都不会轻敌,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活得长久的原因。

“呀——”魏索提着砍刀直直砍向火玫瑰,但后者轻轻下了个腰就躲过了!

火玫瑰对眼前之人厌恶极了,根本不想多浪费时间,一把小刀出现在手中,朝着魏索砍来的刀前进,就在砍刀即将落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手里的那把小刀已经发射出去了!

“咻!”

一把飞镖大小的刀子径直插在了魏索的喉咙上,而他的砍刀正好降临在火玫瑰的头顶,却迟迟无法下落。

“你……”

魏索瞪大了眼睛,脖子眼上鲜血汩汩的往外冒着,而后整个人轰然倒地。

他很不甘心,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才短短的两次照面,自己这天虎堂的第一高手就被人给杀了!

任天虎一把捏碎了一个杯子,而后猛地站起身来,刚想说话,就被邱兵嘲讽了:“任堂主,你说的,咱们不限制规则,想怎么玩怎么玩,怎么?现在看你想要反悔呀,你不会是告诉我,你自己定下的规矩自己要不守规矩吧?”

任天虎只感到面部一阵抽筋,但还是挤出了笑容来,不过这笑容多少有些阴沉狰狞:“当然要守规矩的,倒是没有想到邱帮主居然请来了这么厉害的一个小辣椒,要是弄到床上,不知道该有多爽呢。”

哼,第一高手死了还能笑得出来,也不怕手底下的弟兄们寒心,邱兵心中暗暗讥讽着,不过不的不说任天虎果然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够笑的出来,可见心计之深,难怪能够有今天。

其实任天虎怎么可能不肉疼?这些年魏索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在帮派里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人物,如今说没就没了,这笔损失可不小啊,只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手下死的如此之干脆,他甚至连救援的机会都没有。

但谁让自己把规矩定得太死了,道上的规矩还是要守的,这个闷亏他也只能往肚子里吞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