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张凌峰还是装作很好奇的样子,说道:“啊?是吗,这床怎么会动呢,那也太奇怪了吧……”

“要不你去试试?”

张凌峰眼前一亮:“好啊!”

“切,想得美呢,本姑娘的床怎么能随便让男人上呢。”林若珊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啊你,敢耍我!”

张凌峰说着就要去挠她的痒痒,林若珊笑得花枝乱颤。

闹了一阵后,林若珊就提议出去夜市逛逛,反正现在也没事做,正好放松放松心情,张凌峰也就欣然应允了。

路上,张凌峰开着车,林若珊坐在副驾驶上,喋喋不休道:“我发现这工作还挺累人的呢,虽然工资待遇不错,可是天天腰酸背痛的。”

“哪有不累的工作呢,你刚刚毕业,习惯就好了。”

张凌峰说这话的时候不禁老脸一红,他的工作就完全不累,除了上一点新课,大部分让学生自习,根本没什么压力,而且产业上,邱兵是为他打工的,唐氏集团那边又有周良才和唐婉主持大局,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

根本没有累这一说,眼下一本正经地教育林若珊,还真是有些好笑。

林若珊嘟着小嘴道:“真羡慕你们这些大老板,天天到处乱逛,银两却是长了翅膀似的,并且带有导航功能,不住的往你们口袋里飞去……”

张凌峰不由好笑,敢情她也知道埋怨呢?

“不过话说回来,邱董都开卡宴了,怎么你比他有钱,还开这辆邱董不要的破车呀。”

林若珊把张凌峰当成了自己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并没有其他的意思,纯粹好奇。

“我不喜欢那么张扬啊,再说了,这车子好好的哪里破了?”

“嘿嘿,我就随便一说。”

不久后,二人来到了通北夜市,这儿相当繁华,人流涌动,车子都很难通行,张凌峰只好随便找了个地方停好车,否则一晚上都得在堵车当中度过了。

这夜市其实和大学城的学生街差不多,只不过规模大了不少,各种娱乐、街边小贩应有尽有,关键是这里的消费还不高,适合中低层人士前来玩耍取乐。

林若珊经常来这个地方,对这里非常熟悉,不过她还是不好意思道:“我经常跟韵韵来这里,但是都没花钱呢,到处逛也蛮开心的。”

“我瞅你这意思,平时不花钱,晚上是要好好地请我玩一次咯?”张凌峰调笑道。

爱彩票网林若珊当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哼,就想着宰本姑娘呢?”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经过一个棉花糖小摊的时候,林若珊还是买了两个大大的棉花糖,拿了一个递给张凌峰,说道:“嘿嘿,请你吃棉花糖。”

张凌峰眉宇间闪过一丝犹豫,他一个充满阳刚之气的大男人,在街上拿着一个棉花糖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林若珊见状却是以为他嫌弃自己,看不上这便宜的东西。

正准备收回手的时

候,张凌峰还是将棉花糖接了过来,有样学样地舔了一口,笑道:“很甜,很好吃。”

林若珊当即笑逐颜开,她很容易满足,哪怕只是看到张凌峰吃着自己送的棉花糖,露出笑容来也感到很开心,她拿着棉花糖时不时舔上两口,蹦蹦跳跳地往前走着。

经过一个地摊的时候,林若珊被上面各式各样的精美发卡给吸引住了,蹲下身子仔细端详起来。

今晚林若珊穿着一件米黄色的包臀紧身连衣裙,虽然她长得不高,但身材比例十分均匀,这一蹲下,雪臀的模型就完全被勾勒了出来,十分诱人。

这时候,林若珊看见一个粉色发卡,上头还有着叮当猫的图案,她最喜欢叮当猫了,这一看毫不犹豫地就想买下来。

“老板,这个多少钱呀。”

地摊老板是个中年妇女,眼睛亮得很,一下就看透了林若珊的心思,看着对方丝毫不加掩饰的火热眼神,她笑道:“这个已经是最后一个了,晚上畅销了八十多个呢,你要的话就便宜点给你,二十块吧。”

林若珊从小生活艰苦,但也深知这种地摊上的发卡撑死不会多于五块钱,对方开价二十块显然就是在宰客了,她皱着眉头思虑了下,虽然很喜欢它,最终还是忍痛放下。

地摊老板见林若珊要走了,连忙喊道:“小姐,要不十五块就给你了!”

林若珊摇摇头道:“不行,最多三块钱,不行的话算了吧。”

地摊老板也不再坚持,光成本价就三块了,怎么可能一点也不赚呢?

很快林若珊就被前方的另一个摊子所吸引,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而张凌峰却是走到刚刚那个发卡摊,拿起叮当猫粉色发卡,丢下十五块便走。

而后张凌峰买了两杯奶茶,一人端着一杯,就这么一路逛过去,看起来像极了一对小情侣,尤其是林若珊心很大,出于性格,有时候根本不会顾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通拉拉扯扯。

当两人走到一家游乐场的时候,张凌峰很明显的从林若珊的眼神里看到一抹渴望,于是假装惊奇道:“这里有游乐场啊?我还没玩过呢,要不要陪我去玩一下?”

张凌峰说的是事实,他可从来没有去过游乐场,而林若珊听见他这么说,正中下怀,打了个响指道:“我也没玩过呢,哈哈哈咱们两个小土货一起去体验一下。”

穿着平底帆布鞋的林若珊十分灵活矫健,丝毫安静不下来,这里跳来,那里跳去,而后两人买了票坐上了过山车。

林若珊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光是看着就觉得无比刺激,但是自己坐上去之后显然就不是那回事儿了,加速度的骤然增大,风的阻力也越来越大,吹的她一头长发随风乱舞。

当过山车上到最高处,骤然往下滑落的时候,林若珊大声尖叫了出来,张凌峰下意识握住她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林若珊顿时有了安全感,这才敢睁开眼看看四周的景色。

爱彩票网一轮过山车的时间非常短,

两人很快就下来了,张凌峰见林若珊发丝凌乱,跟个疯婆子似的,于是伸出手去帮她整理了一番,然后把之前地摊上买来的发卡别了上去。

林若珊小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因为过山车太刺激还是被张凌峰这样亲昵的举动给羞到了,很快她意识到张凌峰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发卡?

爱彩票网于是,她伸手把发卡拿了下来,乍一看,赫然是刚刚她喜欢的不得了,却不得不忍痛割舍的叮当猫发卡!

张凌峰保持着会心的微笑,问道:“怎么了,不喜欢吗?”

林若珊手上拿着发卡,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一会儿眼眶竟然微微湿润,一阵鼻酸之后却是再也无可抑制地哭了起来,她蹲在地上,将脑袋埋了下去,小声抽泣着。

张凌峰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好端端的就哭出来了?难道是自己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吗?

“若珊,你哭什么啊,不喜欢就扔了嘛……”

感觉到张凌峰想要从自己手中躲过发卡,林若珊当即站了起来,虽然梨花带雨,但她的脸上却是有着难以压抑的笑容:“我很喜欢,只是……太感动了,呜呜呜。”

张凌峰还是第一次看见人家笑着哭的,伸出手去往她脸上擦拭了一下泪痕,林若珊的双眼又大又亮,此刻带有泪水,好似一汪清水,楚楚动人。

林若珊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被人发自肺腑地关心的感觉,以往接近她的男人都带有很强烈的目的性,惹人生厌,只有张凌峰,一直对她那么的好,却从来不要求回报。

“谢谢你,呜呜呜。”林若珊依旧控制不了那久违的感动,一把搂在了张凌峰的脖子上,由于个子不够高,干脆像个布袋熊一般挂在了他的身上。

爱彩票网张凌峰犹豫了下,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后背:“这是好事啊,你哭什么嘛,真是的,快别哭了,咱们继续玩儿去。”

爱彩票网“哼,谁哭了?我没哭!”林若珊当即站在地上,双手叉腰道,然而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完全干涸。

这一刻,张凌峰的心突然被牵动了那么一下,无关男女之欲,纯粹从情感上出发,他发现自己竟然隐隐的有些开始喜欢上林若珊了!

然而,唯美的画面总是轻易被林若珊打破:“哇,快看,那儿有吃汉堡大赛!”

张凌峰唯有苦笑,被林若珊生拉硬扯地跑了过去,那是一家游乐场里面的店面,门口挂着长长的一条横幅“吃汉堡大赛!”

两人从拥挤的人群中开辟出一条道路来,跑到了中间的位置,由于前面有人太高了,林若珊根本看不见,于是……

张凌峰将林若珊拦腰抱起,后者就这么骑在了他的肩膀上,不断地大喊着:“哇,好大的汉堡,巨无霸啊!”

这天真的小妞,自己的某处正在与张凌峰亲密接触着还不自知,却把注意力全然转移到吃汉堡大赛上了。

张凌峰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初哥了,此刻脑海里顿时浮想联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