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张凌峰,你以为本姑娘会没人喜欢吗?追求本姑娘的人,从这里排队都可以到你的老家!"凌薇扭过头来,凌厉的目光望着张凌峰,恨恨道:"还有,拜托你了,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以后不要替本姑娘操心人生大事了!"

张凌峰瞪了眼凌薇,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想了片刻后,还是决定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其实我也是担心啊……"

见张凌峰吞吞吐吐的模样,凌薇娇斥道:"担心什么?"

张凌峰叹了口气道:"我担心我们以后朝夕相处久了,你会不自觉的爱上我!"

"你去死吧!"凌薇骂了句,刚好发现油表显示没油了,于是发动吉普车,带着怒火,往加油站走去。

张凌峰看见她这摸样,摇了摇头,真担心呆会加油站会因为她而爆炸了!

"哼,我凌薇的男朋友一定是一个大英雄,将来头戴五色金冠,脚踏七彩祥云来娶我的……"

凌薇想着想着,竟然傻笑了起来,显然是电影《月光宝盒》看多了,周星星真是害死无数少女,坑死无数少男啊!

片刻后,吉普车便来到华夏石化加油站,这时候时间快到凌晨十二点了,可是来这里加油的车辆却是排成了一条长龙,看车辆的类型尤其是出租车最多,看来应该又是得到消息,汽油要涨价了。

凌薇一脸不快的望着车辆长龙,说道:"这帮出租车,真是麻烦!"

张凌峰打趣道:"你也别气了,出租车司机也不容易啊,你别看他们每天忙个不停,可是前面十几个小时的收入只够交份子钱,后面几个小时赚得才是自己的,而且常年下来,还落下颈椎各种疾病,加上邮费,房租,生活费,治病费,他们一年下来也存不到多少钱,你说能不麻烦吗?"

"哼,你又不是司机?"

凌薇咬着牙齿,身旁的这个人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自己可才是司机,你说个不停,好像自己还开过出租车一样!

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才终于轮到凌薇。

这时,却看见加油站的工作人员却是换了一批人,显然是换班了。

爱彩票网凌薇的车位前,一个身材小巧玲珑的女孩带着刻着华夏石化字眼的红色帽子,朝凌薇打着招呼:"您好,需要加到多少邮?"

"加满!"凌薇有些焦急道。、

现在已经过了凌晨了,还没有把这个流氓送回去,不知道是哪个造的谣,女人睡觉睡晚了,对皮肤不太好。

可偏偏凌薇特别相信了。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不禁在反光镜中在自己的脸蛋上过左看看,右瞧瞧。

"别看了,已经够漂亮的了!"

张凌峰见她这般,还以为是在臭美,戏谑道。

"说了,不用你管我的事情,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凌薇头也不回,兀自打量着自己的白嫩的脸蛋。

张凌峰也却是奇怪。

凌薇可是在军队里呆过的,可为什么皮肤保养的确实这么好。

不应该啊,在军队里面的女人,应该都是黑不溜秋的,电视上都有演过的啊。

摇了摇了,想了半响也没有想明白。

这时,传来红帽女孩礼貌的声音:"您好,已经加好了,¥¥¥钱!"

凌薇从钱包夹中掏出几张华夏大钞,递了过去。

红帽女孩,接过后,笑了笑,目送着车辆离开:"欢迎再次光临华夏石化,祝您一路顺风!"

耳中传来红帽女孩淡淡的声音,张凌峰抬头看去,车窗外的红帽女孩虽然立在油箱旁边浑然没有再次为其他车主服务。

爱彩票网红帽女孩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张凌峰看得分明,不禁低呼一声:"不好!"

这时,车子已经开车了加油站,凌薇察觉到张凌峰的异常,感觉他十分无聊,又在搞恶作剧,瞥了眼他,没有理会。

突然的,张凌峰的鼻中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汽油味道,急忙喊道:"快停车!"

凌薇没有闻到,却是横眉一挑,怒道:"张凌峰,烦死了。你别在这里拖延时间,回去睡觉是赶紧的!"

张凌峰见她没有停车,不由的侧身而起,如此狭窄的空间,可张凌峰的屁股却不知是怎么缩进去的,竟然坐在凌薇的大腿上了。

第一次和异性的亲密接触,凌薇感觉到双腿发麻,而且张凌峰的背后还传来一股浓浓的男人味道。

爱彩票网为了吃自己的豆腐,竟然使用这招。

脸皮当真是奇厚无比。

简直就是流氓中的流氓!

带着愤怒的目光,凌峰握紧拳头,猛在张凌峰的后背敲打,可是张凌峰没有管他,一脚踩在刹车,噢,不对,是一脚踩住凌薇的脚,然后凌薇的脚再是踩住刹车。

车子猛得停下。

两人的身体有紧紧的挨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张凌峰又感觉到吉普车后面传来的一道杀气。

心中不由的一惊。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即使不能将对方全部干掉,但轻轻松松的离开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如今却带了一个拖油瓶。

嗯,是拖油瓶,对张凌峰来说,特种部队出来的也是。

说时迟,那时快。

爱彩票网张凌峰按下将座位打下,后背轻轻一用力,凌薇便躺在了座椅上,而后他又是反过身来,压了上去,目光透过车窗,盯着外面的一辆奥迪Q7,一动不动。

凌薇柔软的双峰,已经完全贴在了张凌峰的胸膛。渐渐身体有了反应,可是无论如何用力,就是挣脱不开,不由的头猛得抬起,一口咬在张凌峰的肩膀上。

爱彩票网张凌峰感觉到她的牙齿已然是透过了自己的衣服,嵌入了肩膀的肉里,怒道:"快松口!"

凌薇听了,却更加用力了。

"啊……"

张凌峰大叫起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浑身感到酥麻。

如果说他这辈子最大的敌人是什么,那绝对是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

突然的,张凌峰伸手一探,紧紧握住凌薇的一峰,恨恨道:"你,松不松口!"

"啊……"

凌薇也是一声惊呼,还从来没有人碰到过她这个私密的部位,浑身如被电激般的感觉,不由地面色潮

红,下身不停的颤抖起来,而口中早已没有了力气,头无力的甩在座椅上,幽怨的看着张凌峰。

感受到凌薇的异常,张凌峰哭笑不得。

这特么的,分明是高,潮的征兆啊。

没想到,凌薇太敏感了。

惹了大祸了!

可这时,张凌峰哪有时间理会这个,这传来的杀气,奥迪车里面绝对是一位顶级杀手。

而且吉普车的油箱估计也遭到了红帽女孩破坏,汽油味都漂了出来。

但是奥迪车,却并没有人下车,只是静静的停在那里。

张凌峰知道此刻一下车,便会遭到暗处无数的子弹袭来。

如果不下车,等汽油完全露出来,只要后面一颗子弹,便可轻松的把吉普车给爆了!

张凌峰正在思考对策之时,却感觉到自己的兄弟,小凌峰被一只柔软的手给紧紧扯住了。

低头看去,果然是凌薇做的,这分明就是报复,是在扯蛋啊!

望着张凌峰,凌薇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的兄弟五马分尸:"张凌峰,你再不死开?你信不信我阉了你!"

"哎……"

其实张凌峰此刻并没有多大的疼痛,最重要的是酥麻,如此关键时刻,凌薇不是再捣乱么,不禁喃喃道"凌薇,你喜欢玩可以,等解决了车后的杀手,我可以陪你玩到天亮!

"你!"

听着张凌峰的杀手之言,凌薇并没有相信,因为她自信以她多年来在特种部队的经验,此时绝不可能有杀手在附近。

想忽悠本姑娘!

你还嫩了点!

我看是你的那里硬,还是我的手硬!

爱彩票网想到这里,凌薇手上又加大了力气,但是他却感觉到握住了一根钢棍,刚才触电般的感觉又重新袭来,她不敢再这么玩了,于是赶紧松开手。

爱彩票网可张凌峰却有些无奈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尤其是现在这种暧昧的姿势。

只有大毅力者才能够控制住。

还好,张凌峰算是其中一个!

"张教官,你,呜……你别趴在我身上了,呜呜……求求你了,呜呜呜……"

推也推不懂,赶也赶不走,而且身下又感觉到那根滚烫的铁棒似乎又在变大,难道今天自己真的要失身与他吗,想着想着,不由假装哭了起来。

可是这样紧急的时刻,怎么能挪动身体呢?

说不定外面还有无数把狙击枪正在瞄准自己。

张凌峰刚想开口,这时吉普车内的汽油味却更重了,连凌薇也闻到了,她停住了哭泣,急忙催促道:"张凌峰,快下车,要爆炸了。"

"闭嘴!"张凌峰狠狠瞪了一眼凌薇,目光仍是冷冷的盯着后窗外的奥迪Q7:"外面还有杀手,今天搞不好我们要做亡命鸳鸯了。"

这奥迪车内的杀手,真是太冷静了。

换作是一般的杀手,早就一起围攻上来了。

突然的,张凌峰的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念头:"他妈的,这是要玩死我,让我慢慢享受死亡的乐趣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