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凌厉的杀气让戴娇娇的脸蛋生疼,她下意识闭眼、开枪,子弹嗖得下射了出去。

下一刻,子弹与扑克牌撞在了一起,只见扑克牌直接将子弹切成了两半,疾速的插向了戴娇娇的眉心上。

疯狂的风向戴娇娇涌来,她紧张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刚一睁开双眼,那章扑克牌直接喀嚓一声,射穿了她的脑门,没入了墙壁之中。

这才是张凌峰真正的实力,一个暗劲巅峰强者的实力,一花一草一木一扑克,都可以成武器,子弹对他而言,威胁不大。

望着摔下地上的戴娇娇,死的不能再死了,苏肃晴双手掩着小嘴,不自觉的后退着,她意识到越是了解张凌峰,两人的距离越是大了,一种浓浓的危机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你干嘛呢?早吧,还有一个戴奇逸没有搞定呢。”见状,张凌峰招了招手,道。

苏肃晴小声道:“看来我是多余的,我就不应该来,你这么厉害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张凌峰大笑一声,走到苏肃晴身边,在她的翘臀上狠狠的一揉捏,道:“说什么傻话呢,老公就是带你来报仇的,要的就是让你体验手刃仇人的快感。”

“啊……”被偷袭的苏肃晴急忙大呼一声,可是小嘴上突然的被张凌峰给堵住了。

没错,堵住的也是嘴,男人嘛,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

嘶!

感受着舌尖的湿滑,苏肃晴整个人的身体都软了上去,全身都羞的通红,这是她的初吻,这种仿佛电击一样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她根本就不想反抗,彻底的沦陷在张凌峰的怀抱里。

突然的,张凌峰抬起了头,邪邪的望着苏肃晴。

苏肃晴此刻顿时产生了很想要的念头,这个坏蛋他就是故意,先把自己撩火,然后又不负责熄灭,真是太坏了。

张凌峰像是看穿了苏肃晴的心思,在她的鼻子上轻轻一刮:“傻瓜,楼上还有人呢,晚上再牺牲我自己,好不好?”

苏肃晴气得跺了跺脚,想想也就得了,为啥偏偏还要说出来,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他那哪里叫牺牲,分明是自己牺牲好不好,真是无语了,道:“那就点去杀人吧。”

“老婆,你先请。”张凌峰伸了伸手,绅士般的作了一个请的姿势。

苏肃晴小脸一样,双手挽着后面,径自大步上楼,她是真不担心了,连手枪都插回了腰间,有张凌峰这样的男人保护自己,看来下次枪都不用带了。

张凌峰看了一眼地上的戴娇娇,心里冷笑道:“虽然你也受过我的宠幸,但是你太不知趣了,不作死就不会死。”

“走啊,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她的身材很好,很可惜啊……”苏肃晴扭头回来,意味深长的道。

“去,你以为我是**狂魔啊,有你这样的美女老婆在身边,我还需要去想别人么?”张凌峰大步跟上,又在苏肃晴的翘臀上猛捏。

苏肃晴没有反抗,两人一路来到了二楼。

二楼上的柱子上正绑着一个光头男,是给张凌峰投诚带路的那一位,他满脸血肉模糊,上身赤裸,身上刻着卧底二字,而且还绑着一堆定时炸弹,嘀嘀嘀,上面的时间只显示着还剩下一分钟了。

然而,这里也就

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人似乎早就撤离了。

张凌峰大骂道:“草,戴奇逸这个老狐狸竟然将妹妹都不管就跑了,嘿嘿,想金蝉脱壳,可惜你飞得出我的手掌心嘛。”

望着定时炸弹上面的时间,苏肃晴急得大声催促道:“张凌峰,这里马上就要爆炸了,再不走就来得及了。”

张凌峰摆了摆手,丝毫不以为意道:“你瞧瞧,他身上刻着的两个字倒是蛮有趣的呵。”

爱彩票网“你还有心思看字,快走!”说着,苏肃晴突然也看到了光头男身上的字,卧底?难道他就是安插进来的卧底?不会这么巧吧?

时间显示还剩下最后的30秒。

张凌峰扭头看着苏肃晴道:“这不会也是你的同事吧?”

苏肃晴也不敢断定,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高级机密。”

张凌峰问道:“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我们离开,第二:我带你和他一起离开。”

苏肃晴一听顿时就无语了,到了这个关键时候还能这么淡定,忙道:“当然是选择选后面的,先救他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喜欢的是直接的方式。”说着,张凌峰运起九天神决,一掌轰过去,顿时齐齐将一捆线全部斩断,时间刚好停在了0秒上。

苏肃晴被这种直接的方式给惊呆了,话说不能这么玩好不好,应该先挑出引爆线一根一根的捡下去,张凌峰一手拎起光头男的肩膀,道:“走吧,先去追戴奇逸,然后在问问这个光头男是不是卧底。”

“你怎么确认戴奇逸跑了?”苏肃晴一边走在张凌峰的身后,一边疑惑的问。

“直觉,男人的直觉。”张凌峰笑道。

“狗屁,不说算了。”苏肃晴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

“好吧。”张凌峰点了点头,“告诉你也无妨,其实这是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无形影响下产生的直觉。”

苏肃晴顿时感觉被耍了,大骂一声,往前面疾步走去:“张凌峰,你去死吧。”

“难道你就舍得你老公死?”张凌峰大喊道,可是苏肃晴根本就没有等等他的意思。

等张凌峰出门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了安保人员,显然都已经撤离了,而苏肃晴则从车库里面开了一辆捷豹跑车出来,按了按喇叭,大声道:“快上车!”

张凌峰将光头男放在了后备箱,这才坐进副驾驶座位,道:“不错不错,这一趟没有白来,损失了一辆吉普车,却换了一辆跑车。”

苏肃晴一边开车,一边道:“你又没有搞错,这是我的战利品。”

张凌峰一手搭在苏肃晴的大腿上,笑道:“你是我老婆,你的还不就是我的。”

“这可不行,就算是夫妻也得财产公证。”苏肃晴脱口而出。

张凌峰嘿嘿一笑,“嗯,有空我们就去领证去。”

苏肃晴这才意识到被耍了,气道:“你不仅仅手上工夫了得,而且嘴皮子也很厉害。”

张凌峰得意的一笑,道:“你说的很对,我偷偷的告诉你一个人噢,我的腿功也很厉害,特别第三条腿。”

“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能的话就马上下车。”苏肃晴翻了一个白眼,她当然明白第三条腿就是张凌峰的小弟了。

张凌峰的唇角噙着一丝邪笑,连连说道:“好啦好啦,我不跟你开玩笑的,晚上我带你实战去。”

苏肃晴猛然一踩住刹车,道:“这么多废话,你还追不追?”

“追,当然追。”张凌峰说道。

爱彩票网“往哪里追?”现在出现在苏肃晴面前的有两条路。

“等等,让我用直觉感应一下哈。”张凌峰看着地上的轮胎痕迹。

“张凌峰,我发现你真的很贱唉,你要说就赶紧说,别再拖下去,你知道万一戴奇逸跑了,那得再死多少的无辜老百姓吗?”苏肃晴摇头叹气道。

张凌峰眼眸中突然精光闪烁,道:“往右边这条公路追!”

苏肃晴虽然不知道张凌峰是不是真的靠直觉,但是后者的表现已经让她不知不知的产生了信任感,按照张凌峰的话做了。

“往左,往右,往前……”张凌峰一路说着,苏肃晴一路拐弯驱车。

终于,在一个盘山公路上远远看见了正在休憩的几辆豪车,苏肃晴记得其中有一个人是戴奇逸的手下,顿时就欣喜的道:“张凌峰,你真的有直觉啊?”

“是啊,不跟你说过的么。”张凌峰笑道:

“那你能不能预测一下到晚上的时候,你能不能爬上我的床。”苏肃晴调皮的笑道。

“肯定可以啊,而且次数还不少呢。”张凌峰随口说道。

“那你就准备去做美梦把。”苏肃晴冷哼一声。

“傻妞,世界上哪里有预测能力的人,那都是骗人的,我刚才是看了地上的轮胎痕迹……”张凌峰咳嗽了一声,尴尬的笑道。

“傻汉,你当我不知道是不?我刚才故意的一试,你就露出了狐狸的尾巴。”苏肃晴得意的啐道。

在一个三岔路口,她就要冲了上去,就在这个时候,张凌峰突然提醒道:“别过去,在右边拐弯。”

爱彩票网“为啥呢?”苏肃晴一边问,一边紧急扭转方向盘,见张凌峰没有回答,然后继续问:“你不会是怕了吧。”

张凌峰的注意力在前方的一辆电动车上,听到苏肃晴的话后这才收回目光,道:“戴奇逸不在那里,过去也是浪费时间。”

前方有面包车,卡车,和一台电动车,苏肃晴纳闷的问道:“那戴奇逸在哪里?”

爱彩票网张凌峰指了指那台电动车,道:“诺,就是那辆骑着小毛驴的白发大爷了。”

苏肃晴定睛看去,越看就越觉得不对劲,这电动车的轮胎都快被压扁了,而且白发大爷似乎也太胖了,突然的她恍然大悟,道:“大爷的,戴奇逸这狗东西,亏他想得出来,这样金蝉脱壳。”

张凌峰大笑道:“直接撞上去,给他来电刺激的。”

“不行,他的幕后肯定还有人,我们还需要通过他深挖。”苏肃晴认真的说道。

“听你老公的,撞上去就是了。”张凌峰的嘴角划过了一道邪笑,这个警花还不算太笨。

“那我撞了啊。”苏肃晴咳嗽了一声,润了润喉咙大声道,这种刺激的事情她还从来没有做过,尤其是对待戴奇逸这样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那别提多解气了。

张凌峰淡然一笑:“尽管撞,你老公可是神医,撞死了也没关系,我把他从阎王殿拉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