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的一声巨响。

张凌峰的拳头打在了水怜儿的脸上,望着后者那在真气波动的不停扭曲的脸上,冷声说道:“水云楼第一天才也不过如此嘛。”

“你……”水怜儿大嘴张开鲜血直喷,感受着身体内真气被源源不断的流逝,颤声说道:“你不是李一路,你到底是谁?”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我叫张凌峰!”张凌峰冷笑道。

水怜儿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然,黑舞并没有将黑玫瑰和张凌峰告诉他,但是在这一拳之后,他知道,张凌峰是化劲的修为,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说道:“张凌峰?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张凌峰跟水怜儿的仇恨大了去,敢打他女人的注意统统都得死,大声说道“这个你去阎王殿问阎王吧。”

水怜儿感觉真气流逝的愈发快了,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不……快松手,我离化劲只有一步了,我不甘心啊。”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死!”张凌峰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弧度。

死字刚出口,一只巨掌从外疾速飞来拍打在张凌峰的身上,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中年男人的身影缓缓浮现了出来,阴恻恻的笑道:“好大的狗胆,竟敢对我的儿子下杀手!”

张凌峰正处在吸收真气的关键时刻,虽然他感应到了有人攻击,但是却只能抽出一小部分的真气护在背后,硬生生的被拍了一掌嘴角里鲜血流淌。

中年男人正是水云楼楼主水震元,他正在宴客的时候感受到了大厅真气的剧烈波动,当即便匆匆赶了过来,见到儿子竟然被击打在地上,满脸狼狈,怒火窜上脑门,嚣张的叫嚣道:“张凌峰是吗?我今天就让你发疯!”

张凌峰面色一变,来人的修为比自己还要精纯,心里更是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能将他的真气给吸过来,这无疑是一个最好对战黑舞的机会,可是他知道,这难度太大了,身子纹丝不动大笑道:“哈哈哈……上阵父子兵啊,好,你可以跟我比一比速度,到底是我先发疯,还是你的儿子先发疯。”

“刚进入化劲的毛头小子而已,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竟敢在老子的面前装比,我一巴掌都可以拍死你。”水震元望着水怜儿那般痛苦的模样,一边用话语分散张凌峰的注意力,一边催动全身的真气攻击。

“哼,我看看你怎么拍!”

张凌峰冷哼一声,心想,这些真气不要也罢,就让你们父子相残!

当即在体内将从水怜儿那吸收到的真气转到了水震元的掌风,只护住了重要的经脉,他的身体恍如一个中转站一般,任由两人真气对撞。

轰轰轰!

“啊……”张凌峰感受到有几根经脉被震断了,疼得仰头大叫起来。

“小子,这就是你想杀我儿子的代价,好好享受其中的滋味吧,哈哈哈……”见状,水震元愈发肆无忌惮的大笑。

可是,笑声未落,水怜儿杀猪般的惨叫声冲天而起,覆盖住了大笑声,令得水震元心神一震,沉声说道:“怜儿,你坚持住啊。”

“嗷嗷嗷……父,父亲,你快住手啊,我怎么感觉你的真气像一把刀在割着我的肉啊。”水怜儿感觉心脏就要爆炸了,他再呃熟悉不过水震元的真气了,以前横行霸道的时候每一次受伤都是父亲亲自用真气出手治疗。

“什么!”闻言,水震元一愣,他完全想不通明明打在了张凌峰的后背上,真气怎么传给了自己的儿子,要知道这可是十年化劲入门的真气攻击啊,当即收回了巴掌大叫

道:“张凌峰,你到底用了什么邪门功法?”

张凌峰也不是铁打的,脑袋上豆大的汗珠直冒,在水震元松手后,蓦然松了一口气,重新运起九天神决修复受伤的经脉,喃喃笑道:“这不是邪门功法,你问问你儿子就知道了,他的感受最深。”

水怜儿原本如蒙大赦,可是在张凌峰出手后,他感觉到双眼一花,就像是看见了地狱之门在向自己敞开,心如死灰,大声哀求道:“张凌峰,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心高气傲的水震元登时露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儿子,我水云楼的人怎么能求人,快闭嘴!”

“父亲,我真的快要死了,如果换作是你,你肯定也会求人的……”

水怜儿的声音渐渐变得小了。

望着这幅模样的水怜儿,疼在他身体上,却是痛在了水震元的心里,大喝道:“张凌峰,你松手,放了我儿子!”

爱彩票网张凌峰不但没有住手,反而变本加厉的吸收真气,不愧是名门大派真气就是浓烈,淡然一笑:“放过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你一掌伤了我,我怎么也得收点利息回来吧。”

“父亲,救我啊……”水怜儿嘴角喃喃蠕动,声音已经没有了。

水震元也拍掌上去,但却又顾忌之前的一幕又会重演,急的馒头大汗,直跺脚,导致大厅里在剧烈的摇晃,颤声说道:“张凌峰,你要真气,我给你,你快放了我儿子。”

“你当我是傻子吗?”张凌峰冷哼一声。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划出一条道来,我父子一定满足你。”

水震元嘴里这般说,可是却摸准了时间,只要张凌峰一动手,他便出手锁定住张凌峰,一招就要他的命,竟敢践踏水云楼的尊严,岂有此理!

“你满足不了我。”

张凌峰也在托时间,他哪里看不出来水震元的心思,只想快点吸光水怜儿的真气再去救黑玫瑰,至于水震元目前还是无法撼动的。

“你说,我一定满足你。”

水震元拍着胸脯说道。

张凌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直说了,你打自己一掌玩玩,记住是十成的真气噢。”

“你!”水震元气得吹胡子瞪眼,刚想破口大骂却担心张凌峰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急忙将后面的脏话咽了回去,说道:“好,很好,老夫就满足你。”说着,嘭的一声,一掌击打在手臂上,嘭然作响。

爱彩票网两道真气碰撞,人毕竟是有本能反应,手臂发麻,但尚且完好如初,如果这一巴掌击打张凌峰,那绝对是不会半点手下留情的。

与此同时,张凌峰趁着这个机会,一个优雅的转身,锁着了水怜儿的脖子,大笑道:“不愧是水云楼,佩服佩服。”

“张凌峰,你好卑鄙!”水震元见了这一副画面知道是中计了,让张凌峰面对着自己,更近距离的抓住了水怜儿,他更加有逃脱的本事了。

张凌峰撅了撅嘴巴,不以为意的说道:“我再卑鄙也没有你卑鄙。”

“放了我儿子,我放你走,否则今天你就跟我儿子去陪葬!”

爱彩票网水震元气急败坏的说道,显然如果他的儿子今天死了,那么绝对要将张凌峰碎尸万段,拿出去喂狗的。

爱彩票网张凌峰冷笑道:“你的嘴巴太脏了,给老子狠狠掌嘴!”

“掌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水震元,水云楼楼主,你真的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水震元握着拳头大喝道。

“既然你满足不了我,那我只能让你的儿子

替我受过了。”

爱彩票网张凌峰呵呵一笑,一手捏着脖子,另一手就要往上拍去。

水震元见了,心里把张凌峰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九九八十一遍,他想不通到底是哪里惹了张凌峰,但他只有一个儿子,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水怜儿出事,急忙挥手说道:“住手,我掌,我掌就是了!”

说着,他不再迟疑,对着嘴巴狠狠的抽去。

啪啪啪,声音不绝于耳,如果这一幕被人看见,恐怕眼珠子都会掉下来,原来这个心高气傲的水云楼楼主也是有命门的。

张凌峰觉得吸收已经差不多了,暂时将真气压制在了一条受伤的经脉上,等有机会的时候再融合。

就在这个时候,一身黑衣的黑舞同样是锁着穿着大红裙的黑玫瑰的脖子,一边大步走了进来,一边笑道:“小子,我劝你最好放手!”

张凌峰对黑舞的话充耳未闻,他一心挂念黑玫瑰,今天黑玫瑰这一身打扮却是妩媚动人,脸蛋涂抹着浓浓的红色胭脂,但却难掩苍白之色,焦急的大叫道:“张凌峰,你快跑!”

“玫瑰……”

见状,张凌峰的心都快要碎了。

水震元停住了**,望着黑舞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什么怎么一回事情?”黑舞眉头一皱,明知故问。

“张凌峰和黑玫瑰是怎么一回事情?”

水震元抓狂的说道,他其实也猜出了个七七八八,这肯定是自己的儿子抢了张凌峰的女人,这才惹下了这个大麻烦。

黑舞手指张凌峰,冷声道:“事情不是明摆着的吗,自己慢慢想。”

水震元哪里有时间去想,见双方都有人质在手,冷声说道:“张凌峰,你快放了我儿子,我拿黑玫瑰跟你换。”

张凌峰点了点头,刚想答应,为了玫瑰,换一个人质算得了什么。

黑舞摇头失笑道:“水楼主,我想你是搞错了,黑玫瑰是我的徒弟,我不会拿她做任何的交唤。”

“你……”水震元气得一口老血几乎要吐了出来,但是黑舞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瞬间喜笑颜开了。

“我根本不需要换,我略施手段,张凌峰便会乖乖束手就擒。”

“真的吗?”水震元满脸期待。

“那还有假不成。”

黑舞当即锁着黑玫瑰的脖子走向了张凌峰戏谑道:“张凌峰,你觉得呢?”

“快走啊……”黑玫瑰急得梨花带雨般的说道。

很快的,黑舞便加大了一丝力气,让黑玫瑰发不出声音了,唔唔作响。

“快放开玫瑰!”

见状,张凌峰满脸怒色,大声惊呼道。

黑舞来到大厅外很久了,自然是将张凌峰之前威胁水震元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如今依葫芦画瓢重复了一遍说道:“想要我放开她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了?”

“说,我一定满足你。”张凌峰心中的怒火燃烧得双眸通红,他只恨实力不如人,否则今日一定要取黑舞狗命。

“黑玫瑰死!或者你死!”

黑舞仰头大笑,把张凌峰赫然当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爱彩票网张凌峰想也没想,斩钉截铁道:“我答应你!”

水震元顿时惊呆了,他万万没有想到,黑舞居然一句话便做到了,自己的命门是儿子,那么张凌峰的命门便是黑玫瑰了。

直到此刻,他也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张凌峰一定要大开杀戒,夺妻之仇,岂能不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