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张凌峰和黑玫瑰起得很早,沐浴在窗前柔和的阳光下面,小声交流着。

“琳妹妹怎么还没有起来啊?”

“这丫头就是属猪的,贪睡,习惯就好。”

张凌峰的话刚刚脱口,孙琳顿时就爬下了床来到了张凌峰的身前,揉了揉熊猫双眼,大声说道:“张大哥,话说你在背后说人,这样好吗?”

张凌峰老脸一热,急忙圆过话来:“我是说你的命好,无忧无虑。”

孙琳的身世也很悲惨,父亲被叶一正派来的金蚕丝给杀死了,更加的生气了,说道:“你是成心的骂我是不是?”

张凌峰知道又说错话了,急忙伸手捂住了嘴巴,闭口不言了。

见状,黑玫瑰当起了和事佬,转移了话题:“琳妹妹啊,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睡好呀,你自己去看看你的眼睛都成什么样了。”

孙琳急忙跑到了梳妆台前,看见这一副憔悴的脸蛋心疼死了,说道:“我能睡得好嘛,你们晚上也不知道在修炼什么功法,搞的动静那么大。”

张凌峰和黑玫瑰面面相觑了,这丫头原来是听了一晚上啊……

黑玫瑰满脸涨得通红,张凌峰也觉得很是尴尬,一面快步出门,一面说道:“那啥,我先出去叫餐了。”

在去叫餐的路上,张凌峰遇上了黑着脸的方子笑,笑着打招呼道:“方兄,你这是怎么了?”

“唉,一言难尽啊。”方子笑摇头叹气道。

“那就长话短说呗。”张凌峰说道。

方子笑哭笑不得的说道:“昨晚上,我师傅的三长老职位已经被撤掉了,由二长老郝大通兼任,而且今天的拍卖会也是由郝大通主持,还出了新的规定,每个人限定拍卖三样宝贝。”

张凌峰想了想脸色一沉说道:“这是在针对我吗?”

方子笑挥了挥手压低了声音:“这是在针对我的师傅,你别想多了。”

张凌峰呵呵一笑,那最后的规定明显是针对他的,至于白眉被撤职的事情,这也说明了神卦门内部也不是铁桶一块,争斗也很是厉害嘛。

“不过我提醒你,你最近也得小心了,郝大通与我师傅的矛盾越来越深了,恐怕会波及到我,或者跟他一切交往密切的人身上。”方子笑十分认真的说道。

张凌峰摆了摆手有些无所谓:“方兄,我也提醒你,看问题要透过问题看本质,这真的只是郝大通跟你师傅的矛盾吗?”

方子笑顿时惊呆了,满脸的不可思议,问道:“张兄,这是什么意思?能否给兄弟讲个明白?”

张凌峰老神在在的说道:“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你别想多了。”

爱彩票网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他可不想给人一种在背后造谣的感觉,要说矛盾,白眉的感觉最深了,该告诉方子笑的他自然会告知,不用张凌峰多嘴。

方子笑摇了摇头说道:“你这真是说一半留一半,成心掉我胃口啊。”

张凌峰拍了拍方子笑的肩膀说道:“别把事情想的太复杂,既然看不清明天,就做好今天了,今天我只有三件宝贝拍,真是浪费了,对了,你有没有心仪的宝贝啊,我钱多用不出去,我还是那句话要借钱别跟我客气噢。”

“多谢了,我到时候去看看吧。”方子笑说了一句便跟张凌峰告辞而去,既然张凌峰不说,那么他便要去找白眉问个清楚,否则着实寝食难安。

张凌峰望着方子笑急匆匆的背影,哂然失笑道:“还真是一个风风火火的性格。”

由于昨晚太过幸苦,消耗的卡路里过多,张凌峰又不想浪费真气,来到食殿后买了一大包早餐回到了房间,风卷残云起来。

方子笑却直接来到了白眉的石室外面,恭恭敬敬的问道:“师傅,徒弟可以进来吗?”

“进来!”石室里面传出了白眉冷冷的声音。

方子笑推门走进去后,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石床,石凳,石桌都已经化作了灰烬了,而白眉本来就很白的眉毛更是被灰尘染得满眉都是,他本来可以用真气防护住的,可是没有那个心情,实在太气人了,长老的职位也是说撤就撤的,他为神卦门出过那么多力,郝大通有矛盾不说,更关键的是其他交好的长老,这个时候就变成了墙头草了,这让他更加的愤怒。

“师傅,你别生气了。”方子笑劝道。

爱彩票网白眉怒火滔天的说道:“子笑,你有事情吗?没事的话去给为师去一趟后山。”

方子笑知道后山多断石,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师傅,我跟你去就是了,不过你别再浪费真气了,如今形势不明朗,我们得早作打算啊。”

白眉的眉头一皱,问道:“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没有没有。”方子笑连说没有。

白眉脸上一变,气得拂了拂袖子大步出门,方子笑紧紧的跟上,两人很快的来到了后山上。

“子笑,你是我一手带大的,你眨一眨眼睛我都知道你在想什么,到底听到了什么风声,快点告诉为师。”白眉一边击打着断峰,一边问道。

虽然声音滚滚,但是方子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来的目标便是于此了,小心翼翼的说道:“师傅,我确实听到了一些风声,听说这一次要对付您的不止是郝大通一个人啊。”

白眉心中一紧,顿时收回了双掌,脸色凝重的望着方子笑说道:“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你从哪里听到的?”

方子笑蓦然松了一口气说道:“师傅,我也是瞎听到的,既然没有那最好了,以您的修为郝大通也不是您的对手,长老不长老的职位咱也无需理会。”

白眉拍了拍脸蛋语重心长的说道:“徒弟啊,这不是职位的问题,而是面子,人要是没有脸了,以后怎么出去混,谁还会把你放在眼里?你记住,不管做什么事情,不管生死,都得把尊严放在第一位!”

方子笑很久没有看见白眉用这样的语气教育自己了,急忙弯下了腰沉声应道:“是!师傅!徒儿谨记教诲!”

白眉点了点头,眼中发出一道深冷的精芒问道:“到底是从谁那里听说的,你给为师说说,我很好奇究竟是哪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在造我的谣。”

爱彩票网方子笑吓得往后一退,心想,张凌峰也算是师傅的救命恩人,告诉他也无妨,说道:“是这样子的,早上我碰到了张凌峰,他随口说的。”

白眉听到了张凌峰的名字,顿时松开了绷紧的经脉,心道,何乾坤对我的提防不是一年两年了,直到我经脉受伤,他才忽略了我,如今我恢复了伤势,恐怕这一次对付我离不开他的影子。张凌峰年纪轻轻,倒是眼光很深呐,此子日后定非池中之物了。

爱彩票网“师傅,你怎么了?”见白眉失神,方子笑忍不住问道。

白眉怔了一分多钟回过神来,笑了笑:“没事没事,既然我现在不是长老了,那我们便以拍卖者的身份去拍点宝贝吧。”

“师傅,你这个尽管拍啊,早上张凌峰还跟我说过,他钱多,想借就找他呢。”方子笑

抚掌大笑道。

白眉一头雾水的问道:“他这边刚花了一个亿的灵币,那边还欠我五千万灵币,他哪里来的钱?”

爱彩票网“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有钱。”方子笑如实说道。

白眉越来越看不透张凌峰了,寻思着去套套张凌峰的话,点了点头说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师徒就去狠狠的宰一宰这个大富豪。”

“师傅,不过高级拍卖殿的新规矩出来了,每个人只能限拍三样宝贝,而且还是郝大通主持的。”方子笑小声提醒道。

“那感情好,我更加要给这个老朋友的面子了。”白眉笑吟吟的说道,脸上看不出深浅,方子笑跟在他的身后无法看透半点端倪来。

白眉突然说道:“张凌峰的目标是九天神决第五层功法,这个规矩对他来说并没有用。”

方子笑更加莫名其妙了,怎么又扯到张凌峰身上去了,自己压根就没有再说过他好不好。

师徒俩一路不再说话,来到了神卦峰山腰的高级拍卖殿里,此刻还没有开始,来的古武者却很多,两人在后排靠角落的找了一个位置后,张凌峰这才带着黑玫瑰和孙琳进来了。

方子笑见了,挥了挥手笑道:“张兄,过来这边坐。”

“好。”张凌峰点了点头,三人依次坐定了。

不得不说,这方子笑做事情考虑就是周到,连黑玫瑰和孙琳的位置都安排好了。

张凌峰瞄了一眼白眉问道:“方兄,你的师傅也过来参加拍卖会啊?”

爱彩票网方子笑很是尴尬。

白眉不悦道:“小子,怎么我就不能来了呢?”

张凌峰嘿嘿一笑说道:“以您这么强悍的修为,哪里还需要拍卖啊。”

“大富豪,你别这样说,这不是听说你有钱么?我今天是专程找你借钱耍一耍的。”白眉拍了拍张凌峰的肩膀笑道。

闻言,张凌峰的嘴角一阵抽搐,卧槽,方子笑这个坑货,借钱给他还不要紧,他还把师傅都带过来了,真是无语了。

“前辈,我的钱都被我老婆管着呢。”张凌峰耸了耸肩婉拒道。

“我才懒得理你呢,反正我是来借钱的。”白眉双手抱胸,一副我借定了的表情。

张凌峰对着身旁的黑玫瑰说道:“玫瑰,你怎么看?”

黑玫瑰早就听到了借钱的话,扭头过去不看这边,说道:“什么我怎么看?我只有两个送给你:不!借!”

“嗯啊,别人的话我可以不理,但是你的话我肯定要听,那我们就不借他,但是之前我欠他的五千万今天就一并还了哈。”张凌峰说道。

“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给前辈加一千万的利息吧,就当做是我们的报答了。”黑玫瑰一副知书达理的语气说道。

白眉和方子笑都是无语了,尼玛,这个家伙竟然会怕老婆?话说无论从什么角度都看不来他是一个妻管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哟呵,原来你们都在呢,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就在这个时候,郝大通被一群长老簇拥着大步走了进来,当经过了张凌峰的位置后,停住了脚步,意味深长的大笑道。

这种语气分明是在嘲讽,垃圾跟渣渣坐一块了。

白眉一脸平静的说道:“直到此刻,我才明白,以前的我是多么的井底之蛙。”

这番话,同样是在骂郝大通这群人是垃圾,不屑跟他们为伍了。

张凌峰暗自吃笑,这前辈骂起来人来,还是有几分水平的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