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校方贴出的公告里有个奖惩制度,每个班的及格率必须在百分之八十以上,张凌峰细细一算,就差那么两个学生没有及格,否则就算达标了!

尽管如此,众人还是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要知道那可是死亡班级啊,平时的及格率基本在百分之十以下,更别提什么优秀率了。

董风和向云飞对视了一眼,显然对这个结果非常不满意,但好在高二五班的及格率没有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进步再大也没什么卵用。

“可别瞎得瑟了,下一次说不定就得卷铺盖走人了呢。”向云飞冷哼一声,十分不和谐地对张凌峰说道。

张凌峰真是被逗乐了,“我们班有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成绩,还用担心下一次?至于两个学生没有在及格线上,那点钱我还是扣得起的!”

向云飞咂咂嘴,想说点什么来反驳,却无言以对,能把死亡班级带成这样确实逆天,逆天到他找不出半点毛病。

“大哥,你究竟给他们灌了什么迷汤啊?这样的差班也能让你带成这样,是在下输了!”林祥拱了拱张凌峰的肩膀说道。

张凌峰咧嘴一笑道:“小事小事,估计是我的人性光辉绽放无遗,把那帮兔崽子都给感化了。”

“切……这牛都快让你吹破了!”林祥没好气地说道。

今天张凌峰十分舒爽,他本就没有抱太大期望,心想着能有一半人及格就不错了,没想到这帮小崽子却给他来了个这么大的惊喜,怎么能不开心?

教书育人,能把学生带好,当真是为人师者的莫大荣耀。

这一节正好是数学课,张凌峰抱着一摞试卷走进高二五班。

这回倒是没有人再对他进行整蛊,反而一个个端坐在座位上翘首以盼,想必他们也对本次月考的成绩很重视,毕竟每个人都为此付出了努力。

张凌峰将试卷放置在讲台桌上,故作消沉道:“同学们,成绩出来了。”

一众学生见张凌峰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头都是一咯噔,暗道不妙,估计是考砸了,只有少数几个人带着强烈的自信,黄丽娟沉不住气道:“老师,咱们的演唱会还有希望吗……”

“没有。你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让我……”张凌峰幽幽地说道。

底下一众奔着演唱会去的学生顿时就发出一阵唏嘘声,然而这时候张凌峰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希望?为什么要希望?板上钉钉的事情还需要期盼吗,本周末沐仙儿演唱会咱们全体出动!”

“哗——”

一片哗然,哪怕他们脑袋再转不过弯也知道张凌峰是骗他们的了,这次高二五班的成绩一定很好!

“本次月考咱们班的成绩令人大跌眼镜,只有寥寥几人没有踏上及格线,张宇同学更是取得了年级第八的好成绩,嗯……此刻应有掌声。”

哗啦啦一片掌声响起,张凌峰含笑看着眼前一个个洋溢着笑容的学生,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高二五班的凝聚力,死亡班级不仅整蛊厉害

,考试更是不在话下!

“我以你们为荣,高二五班万岁!”张凌峰高喊道,“希望你们能把这个势头保持下去,在下一次的考试中拿下班级第一!”

“切……”全班同时发出唏嘘声,他们这次奋斗在前线只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哪想那么多啊。

张凌峰也知道不能压迫得太紧,转移话题道:“你们知不知道,向云飞那傻叉的脸色有多难看,哈哈哈,干得漂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死亡班级的学生已经把整蛊对象从张凌峰转移到向云飞身上了,如今扬眉吐气了,真是大快人心。

“峰哥,我也做到了,可别忘了教我赛车技术啊。”成雄喊道。

“峰哥,沐仙儿演唱会我们只要贵宾席啊!”

“峰哥……”

张凌峰看着这群可爱的学生,很是满意地笑了。

上完课,张凌峰就回到了清波小区,开始着手准备演唱会门票的事情。

张凌峰找沈月借了手机,拨通了邱兵的电话,“喂胖子,马上来我住处。”言简意赅,张凌峰当即挂断了电话,继而笑眯眯地对沈月说道:“小月月,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啊!”

穿着家居服的沈月先是一愣,然后弱弱地说道:“张大哥你怎么又问这个了,这样莹姐会不开心的!”

“哎哟你就别瞎说了,她那女暴龙我哪里惹得起啊,还是咱小月月温婉可人,嘿嘿嘿。”张凌峰一脸无耻道。

“说谁呢说谁呢?竟敢在背后说我坏话!”这时候韩莹突然出现,腮帮子气鼓鼓地对张凌峰说道:“谁是女暴龙?你再给我说一遍!”

张凌峰和沈月都吓了一跳,现在才几点啊,也不是下班时间啊,张凌峰说道:“谁爱说你了,你让我说我都懒得!”

“你你你!”韩莹气极,猛地从桌上拿起水杯,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爱彩票网“莹姐,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沈月不解地问道。

韩莹气呼呼地喘着气,“还不是那天虎堂,天天为非作歹,最近还涉嫌毒品生意,可上头硬是不让我查,气死我了!”

这时候张凌峰似笑非笑地插嘴道:“这好像是重案组该管的事情吧,当然不让你查了。”

“你闭嘴!哇呀呀呀,哪壶不开提哪壶!”韩莹就像个汽油桶子彻底被引爆了,“你给我出去!”

“哟呵,才让你领了个功劳,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张凌峰翘着二郎腿,“不对啊,这跟你现在回来有毛关系?”

似乎是问到了关键之处,韩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终无可奈何地说道:“因为这事我顶撞了上司,被停职半个月了……”

爱彩票网张凌峰真是哭笑不得,这脾气也太爆了,难怪处处碰钉子。闲聊了会儿,张凌峰就回到自己的住处了,不久后邱兵也到了。

“老大,我来了。”邱兵呼哧带喘地对张凌峰躬身说道。

“速度不慢嘛,你这么胖还有这样的速度,不赖啊!”张凌峰开玩

笑道。

邱兵受宠若惊,连忙说道:“老大有命,我哪敢怠慢啊。我对老大的崇敬简直犹如滔滔江水……”

“行了老子不吃这套。”张凌峰赶忙打断了邱兵,“这次叫你来是想让你帮我搞几张沐仙儿演唱会的贵宾票,有问题不?”

演唱会?邱兵先是一愣,而后便释然了,身为龙帮的帮主,又掌握财政大权,在商业上自然有着他独到的地方,搞几张门票肯定不在话下,“老大想要几张?这周末演唱会就开幕了,贵宾票恐怕寥寥无几了。”

“嗯,不用多,五十多张吧。”张凌峰随口说道。

“没问题……啥!五十多张!”邱兵差点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苦着脸道:“老大啊,这贵宾席位本就不多,况且演唱会将近,您就是给我三头六臂也搞不到这么多啊……”

张凌峰想想倒也明白,只好退而求其次说道:“那你能搞到几张?有多少来多少吧,实在不行,靠前排的搞一点来也凑合。”

邱兵如蒙大赦,连连答应下来,虽然要花费不少代价,但张凌峰的命令他是万万不敢违抗的,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爱彩票网“嗯,那你可以走了。”张凌峰说着就下了逐客令。

邱兵自然也有着作为狗腿子的觉悟,哪敢有什么意见,临走前又弱弱地转身道:“老大,我还有个事想跟您汇报一下。”

“有屁快放。”

“是这样的,最近天虎堂对我们龙帮进行大规模打压,隐隐有想打破东城区三足鼎立的趋势,要知道我们已经逐渐开始洗白了,黑道力量上实在有所不及啊……”邱兵的言语中透着满满的无奈。

爱彩票网邱兵说的也是实情,作为一个东城区有头有脸的帮派,光靠打打杀杀是上不了台面的,但眼下是起承转合的时候,处境也尤为尴尬,且不说天极帮在一旁虎视眈眈,光是天虎堂的打压就让他们喘不过气来了。

张凌峰看了邱兵一眼,居然又是天虎堂,刚刚韩莹才因此被停职呢,他点点头道:“这关我屁事?”

“我……”邱兵心里有着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却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的,只好赔笑道:“老大您想想,我们龙帮发展壮大了,将来产业发展上了台面,您是最大的受益者啊,我和李赫都是为您打工的。”

张凌峰突然觉得这胖子的口才着实不错,竟然让他有些心动,“你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你跟我说有什么用?让我去当打手?”

邱兵吓得一个趔趄,连忙道:“不敢不敢,只是我们和天虎堂达成了一个协议,近期进行两帮高手对决,我们赢了就能够得到半年的安稳,井水不犯河水。”

“如果输了呢?”张凌峰问道。

“输了的话……龙帮近期兴起的企业划分一半归他们所有。”邱兵十分颓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龙帮式微,只能接受这不平等条约。

张凌峰半天不吭声,好久才缓缓说道:“这还不是把我当打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