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冬天就仿佛看着一个傻叉一样的大笑道:“张凌峰,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看一看你的女人是如何被我们精通七十二种姿势的水楼主凌辱的吧,哈哈哈……”

水震元大步踏向了黑玫瑰,粗鲁的提起了她,又回到了张凌峰的面前说道:“啧啧啧,你看看这受伤的模样都是如此的迷人呢,怪不得这小子把她当成了一个宝了。”

“放!开!她!”张凌峰一字一字的说道。

“放开她是不可能滴,你有什么好招式可以给我分享分享,我一定当着你的面表扬给你看……”水震元猥琐的笑道。

话声未落,张凌峰双掌嘭的一声张开,秋冬天双掌猛然拍在了他的身上,说道:“傻叉,终于被我突破了,我废了你的经脉,让你变成一条死狗,我看你怎么狂。”

“四长老,这小子身上有一种功法可以修复经脉,你得当场击杀他。”水震元深深的惧怕张凌峰,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唆使别人动手。

“噢,原来如此,看来还真是一位天才,也罢,今天就结束了这一大少年天才的性命吧。”秋冬天有些遗憾的笑了笑,全身的真气都涌向了张凌峰的身体之体。

“给我去死。”

在秋冬天的大吼声中,真气割开了他的皮肤,由内而外,由外而内,而且张凌峰的身体渐渐的结成了寒冰之状。

他根本就没有去思考,进入张凌峰身体之内的寒冰之气,居然在一点一点的被融合了,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才颤声问道:“水楼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体内怎么有一股力量吸收了我的真气?”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水震元自然不肯讲真话,说道:“别慌,这是障眼法,加快速度,一定要在融合之前找到他的命门,不要去丹田,那个位置我试过了。”

秋冬天吃了一记定心丸,他以为和水震元是一个战线的,对方不可能欺骗自己,加之他是神卦门的四长老,就算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即不再顾及,对着张凌峰猛然冲去。

张凌峰咧开被冰封住的嘴,笑道:“你这一身修为,我虽然用不着,但是迟早有一日我可以找到方法破解,既然你要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秋冬天很纳闷,为什么死到临头了,张凌峰还是这般的猖狂,水震元担心漏了馅,急忙撕裂了黑玫瑰的裙子,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大腿,沉声说道:“张凌峰,倘若你再不束手就擒,休怪我无情了!”

张凌峰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看着黑玫瑰被羞辱,将准备好的一拳之力轰击在水震元的身上:“去死!”

他这一拳打出去,却让秋冬天又得到了一丝进攻的机会,一道道强烈的寒冰之气进入了张凌峰的体内,锁定住了他的经脉。

爱彩票网水震元这一边没有闪过去,左臂上赫然中了一拳,顿时被冰封住了,原来这道真气是来自秋冬天的,难怪会有这样的效果,他感觉到手臂被定住了,急忙说道:“四长老,快点救我。”

“我现在没有空啊,你不是还有右手么,你想办法先把这女人给强了再说啊。”秋冬天提了一个建议。

水震元想想也是,当即抓住黑玫瑰背后的右掌上真气涌动,就像是一根烟头一样,将裙子四散烫开。

爱彩票网“嘭”的一声巨响,张凌峰又打了一拳在过来,刚好把水震元的另一条手臂也给凝结着了,而黑玫瑰则是顺势滚落再地上。

两条手臂被凝结,水震元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不应该站的这么近,他那里

知道这两拳是蕴含了张凌峰和秋冬天两个人的真气,他自然没有抵挡之力了,说道:“四长老,你真的要救我啊,我真的手臂都动不了了。”

秋冬天自己八成的真气尚且进入了张凌峰的体内,只留下了两成真气以备不时之需,他都很后悔听了水震元的话去冒险,那里还有工夫就去水震元呀,说道:“水楼主,你自己想办法啊,如果连一个女人都强不了,那我也无能无力了。”

水震元猛然回过神来,手臂被定住了,他还有嘴巴,还有脚啊,打定了主意,对着黑玫瑰扑去。

张凌峰也没有好到那里去了,刚才那两拳已经抽空了所有的剩下真气,至于其他的真气则是用去融合秋冬天的寒冰之气了。

眼见黑玫瑰即将受辱,张凌峰大吼一声:“水震元,你背后空门大开,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一拳。”

水震元听了这话,刚要扑过去的身体,立马往旁边打了几个滚,滚出去了七八米了,再回来看时,张凌峰哪里有出拳。

秋冬天气得直呼水震元的名字,说道:“张凌峰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根本抽不出真气来了,你快点上啊。”

水震元早就领教过张凌峰的高招了,他摸不准真假哪里敢上,叹了一口气说道:“四长老,不是我不想上,而是我上不了啊,你的寒冰真气太厉害了,而且还有一道至阳真气在里面,弄得我是欲仙欲死啊。”

秋冬元摇了摇头,他正面交锋都跟张凌峰干了这么久,这个家伙只不过是受了两拳而已就在地上装死狗了,真是日了狗。

张凌峰见吓唬住了水震元,当即调整过来对着秋冬元沉声说道:“老贼,你还有多少真气可以用?都一并使过来吧,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秋冬天吓了一大跳,因为在张凌峰说完后,他已经感应不到自己的真气了,这尼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啊,这水震元肯定隐瞒了很多东西没有告诉自己,而是忽悠自己上去给他当磨刀石,真是打的好主意。

一念至此,他急忙收回了双掌大步流星的往后跑了,张凌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又吓跑了一个,心道:下一次,再看见你,就是你的死期!

艰难的挪动脚步,走到黑玫瑰的身边,将她抱了起来,又来到了孙琳的旁边,眼泪登时夺眶而出,说道:“孙琳,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说罢,扭头看向了水震元,他也是踉踉跄跄的爬了起来往山腰上跑了。

张凌峰的脸色阴沉的就快要滴出了水来,他一手抱着一人迎着朝阳走去,喃喃自语道:“孙琳,我张凌峰发誓,必定铲除水云楼和秋冬天这两个败类为你报仇!”

足足过了很久,附近的古武者没有听到了动静,才有胆子大的人赶了过去观看,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都是大觉失望。

爱彩票网张凌峰回来了灵宝峰的一座密林中,将孙琳的尸体给掩埋了,然后用仅剩下的一点真气逼入了黑玫瑰的身体之内,再接下去,他的双眼一昏,便失去了知觉。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躺在了黑玫瑰的膝盖上,但是他却发现浑身都充满了力量,根本没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玫瑰,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张凌峰一头雾水的问道。

爱彩票网黑玫瑰面似白纸,声如蚊音的说道:“凌峰,你别管了,快去参加拍卖吧,现在过去应该还赶得及。”

说着,将紫金卡递给了张凌峰。

黑玫瑰此刻恐怕还不知道孙琳死亡的消息,张凌峰接过

了紫金卡,想了想,纠结了半天还是不决定隐瞒,说道:“玫瑰,孙琳,她……”

不说孙琳还好,一说起她来,黑玫瑰顿时满脸担忧的问道:“琳妹妹怎么了?”

“她已经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

张凌峰摇了摇头,担心黑玫瑰太过于激动,触发极寒之体,旋即抱紧了黑玫瑰输入了一道真气进去,可是这个时候他却发现在黑玫瑰的体内哪里还有半点真气。

这……

难道自己的伤,是黑玫瑰用真气治好的?

张凌峰终于恍然大悟了说道:“玫瑰,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暗劲巅峰的修为可是来之不易的啊。”

黑玫瑰摇头失笑道:“你我之间还需要这么客气么?你的不就是我的,我的不就是你的吗?”

张凌峰还是过意不起,刚想再说些什么,黑玫瑰却抬起了一根纤纤玉指按住了他的嘴巴,说道:“别说话,告诉我琳妹妹去哪里了,我去找她。”

“你别去,你再也找不到她了。”说着,张凌峰指了指旁边刚刚堆起来的坟头,将孙琳之死的事情简单的讲了出来。

黑玫瑰听了后,伤心欲绝,伸手去拔坟头,说道:“张凌峰,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你怎么能只救我,不救她。”

张凌峰紧紧抱住了黑玫瑰,默然流泪。

时间渐渐的流逝着,黑玫瑰终于止住了哭啼,冷声说道:“张凌峰,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把元凶给我带到这个地方来,否则你不配做我的男人!”

“即使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张凌峰点了点头,起身来到坟头前面鞠了三个躬说道:“孙琳,你放心的去吧,从此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我会替你照顾好他的,这笔血债我会为你讨回来的!”

黑玫瑰满脸寒冰的说道:“不要再耽搁了,快去快回,记住了一定要留他的命,我要一刀一刀的剐了他。”

张凌峰也不想看着黑玫瑰这样活在痛苦中,务必要早一点了却了这一个心结,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这里很隐蔽,应该不会有意外。”

“张凌峰,你放心吧,如果有意外,我就一死了之,我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黑玫瑰望了望自己身上被撕裂开的裙子,她知道在昏迷过程中,或许已经受到了什么侮辱了,只不过张凌峰不愿意告诉自己。

张凌峰摇头叹气道:“玫瑰,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张凌峰有负于孙琳,不可能再有负于你,我这便去了,你等我回来。”

“小心!”望着张凌峰离开的背影渐渐变小,黑玫瑰小声说了一句,便去为孙琳立气了木碑了。

张凌峰恢复了化劲的实力,他将秋冬天的八成真气压制在了下身中,唯有这个地方蕴含了十足的至阳真气,可以减轻些许疼痛,加之,也可以暂时压制住他在女人那方面的心思。

一路没有停留,掀起了一阵疾风,来到了高级拍卖店后,坐到了白眉的身边,说道:“白前辈,九天神决第五层功法开始了没有?”

“这件就是了,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还让我徒弟去找你了呢。”白眉没有好气的说道。

张凌峰没有解释,望向了高台上面,问道:“那第四个位置上怎么是空座位?”

“谁知道秋冬天那老家伙再搞什么鬼呢。”白眉说道。

张凌峰再次扫了一眼大殿中,也没有发现水震元的身影,心道:“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去了,我也要把你们给揪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