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凌峰也是一个男人,岂能容许黑玫瑰这样做,虽然他知道是在开玩笑,可是听了还是很不开心,正色道:“玫瑰,你再这样的话,晚上我可要跟你好好修炼的噢。”

不说修炼还好,一说起修炼黑玫瑰就有些怕了,双腿都在不自觉的打颤,求饶道:“好人,我错了,你别乱来。”

“哼,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张凌峰心里乐断了肠子,脸上却一本正经的笑道。

黑玫瑰伸手挽住了张凌峰的胳膊,嗲声嗲气的说道:“好啦,人家再也不敢了。”

“玫瑰,咱们走吧,狗咬狗一嘴毛,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张凌峰望了一眼古堡之巅上的对决,游戏诶意兴阑珊的说道。

“好,都修炼的那么久,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黑玫瑰摸了摸肚子说道。

……

叶风云和欧完颜的这一战一直打了三天三夜,还没有分出胜负。

三天后,古堡里又迎来了两位阶下囚,正是柳雄风夫妇,张凌峰也正式得到了连城六公主的召见,她正在打量真的柳雄风夫妇,笑吟吟的说道:“你们两个就安心在这里好好呆着吧,你大哥让我好好照顾你们,该吃吃,该喝喝,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噢。”

柳雄风看见了张凌峰,有些吃惊,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呢,大声怒斥道:“贱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连城六公主笑道:“这孙悟空也有六耳猕猴的翻版,柳雄风也不外如是哈,从今天开始,你们便是柳雄风夫妇了,我对你们只有两个要求,那就是该怎么败家就怎么败家,该怎么惹事就怎么惹事,一定要引起古武柳家的注意力,加入其中,成为两颗钉子,明白了吗?”

“是,我们明白了!”

张凌峰和黑玫瑰两人齐声应道,这幅表情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真是两个天生的演员。

“好吧,喝了这杯酒就上路吧,希望得到你们的好消息。”连城六公主说道。

张凌峰和黑玫瑰直接举杯一饮而尽,说道:“谢谢六公主的美酒,我们绝对完成任务,不辱使命!”

“嗯,有决心是好事情,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耍花样了,这酒里面可是下了蛊虫了,每个星期我都会派人跟你们送解药的,否则的话,你们可就活不长呢。”连城六公主妩媚的笑道。

张凌峰心中冷笑不已,就这点伎俩还想难道他和黑玫瑰,真是不知所谓,一旦等江浪完成了计划,找到三手集团大老板的下落,就是这贱人的死期!

两人暗自解了蛊虫,在江浪的护送下离开了古堡,临分别之际,张凌峰提醒道:“江浪,一切小心,我和玫瑰以后就不回这里了。”

“老大,我知道了,你和大嫂也要保重,听说古武柳家可是桀骜不驯的很,连三手集团都不妨在眼里,一副他们就是天下第一的样子。”江浪说道。

“呵呵,我的任务不是去柳家成为钉子,你找个机会,帮我散步消息出去,说在古武柳家发现了我的踪迹,让叶风云和欧完颜来找我,我要好好的跟他们玩一玩。”张凌峰笑了笑。

“小事一桩,我知道该怎么散步消息。”江浪一副他轻车熟路的样子说道。

“嗯,好,我在中海给你准备好庆功酒。”张凌峰拍了拍江浪的肩膀,说了一句,旋即跟着黑玫瑰大步下山了。

……

江河柳家。

柳雄云正在安抚柳雄风的一对正在不停哭泣的儿女,说道:“你们不

要担心了,不管花多少钱我都会救出你们老爸的。”

“大伯,你想到什么好办法没有?”女孩抹了抹眼泪失魂落魄的说道。

“如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我先通过一切渠道找到他的下落,你们也尽快的将手中的柳氏股份给抛掉吧,还有不动产能卖的都卖吊掉,尽量的多准备一些钱,这些才有回旋的余地呢。”柳雄云摇头苦笑道。

“唉,也就有这样了。”柳雄风的儿子尽管十分心痛,但还是咬咬牙点头同意了,为了父亲的姓名,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嗯,不用担心,一切有大伯在,我一定会将绑匪绳之于法的,我也不会让我弟弟白白受到这种侮辱的。”刘雄云正色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进了别墅里面:“谁说我死了?”

声音落下后,张凌峰和黑玫瑰大步走了进来,刘雄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愕之色,不是和连城六公主合谋好了么?为什么他又活着回来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柳雄风的一对儿子,急忙迎了上来,满脸欣喜的说道:“爹地,妈咪……”

张凌峰和黑玫瑰推开了他的“儿女”,似笑非笑的看着刘雄云。

不愧是一个大富豪,心里素质就是好,刘雄云片刻后就回过了神来,脸上挤出了一抹微笑,激动万分的说道:“二弟,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真是担心死我们了。”

“呵呵,是嘛,怕死有些人巴不得我死吧。”张凌峰冷笑道。

“二弟,你这是怎么了?谁让你死啊。”柳雄云一副我不知情的样子问道。

“人在做天在看,我劝某些人要收敛一点,否则的话,老天也不会放过他的。”张凌峰十分认真的说道。

刘雄云心中一紧,难道露馅了?还是练成了六公主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呢?

“你能活着回来就好,快告诉大哥,到底是谁绑架了你,我一定替你出气。”刘雄云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张凌峰回到这里的唯一目的,便是除掉刘雄云,这样的人完全不配当柳雄风的大哥,完全是一个冷血之人,说道:“你这是明知故问啊,如果不是我活着回来,我还不知道竟然有这样的一个大哥呢。”

“你是不是糊涂了?”刘雄云面色一沉,问道:“我怎么可能伤害你呢?”

柳雄风的那对儿女也是一头雾水了,看这意思,分明就算大伯绑架的,好在黑玫瑰伸手制止住了俩人,否则的话,他们就要插话了,因为他们都不相信刘雄云会是这样的人。

“还在跟我装?”张凌峰笑了笑,一阵见血的说道:“你不就是想卖掉我的公司,然后用皮包公司接手吧。”

“二弟,我看你是病得不轻啊,你刚刚回来还是好好的休息休息吧,我改天再来看你。”刘雄云心里冷笑不已,心中作好了击杀张凌峰的准备。

“我看你才是病入膏肓了。”张凌峰耸了耸肩说道:“有病你就得治,请不到医生,我来帮帮你。”

“畜生,你就是这样跟大哥说话的!”柳雄云从头到尾都以为是张凌峰是他的弟弟,因为也毫不客气的说话了。

“你他妈的,也能算是一个大哥?一心惦记着弟弟的财产,一心想杀死弟弟?”张凌峰嘴角一勾,尽是戏谑。

“哼,懒得跟你废话,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江河的首富就可以牛逼轰轰了。”刘雄云冷哼一声,说道:“你再不不迷途知返,我便要请二叔出来主事了!”

“呵呵,你去请啊,我又没有拦着你。”张凌峰手臂一拨,往门外伸去,“再说,我家不欢迎你,你以后也别到我这里来了。”

爱彩票网张凌峰也只不过是说说而已,他今天还真没打算让刘雄云离开这里。

刘雄云的肺都要气炸了,他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坐在了沙发上面,掏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喋喋不休的骂道:“畜生,我就不信没人可以治得了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悦耳的铃声从外面响了起来,走进来一名身穿武服的老者,正是张凌峰在公园里面遇到的那人,沉声说道:“囔囔个什么?兄弟之间,就不能和和气气说话,传了出去,让外人怎么看我们柳家?”

张凌峰看着老者笑了笑,没有说话,真是巧啊,又碰到了这个家伙了。

刘雄云急忙起身迎了上去,恼羞成怒的说道:“二叔,这畜生竟然不认我这个哥,而且还污蔑我觊觎他的财产,真是太可恶了。”

爱彩票网老者扭头望着张凌峰,不咸不淡的问道:“有这回事情吗?”

“纯属子虚乌有。”张凌峰淡然一笑。

老者眉头一皱,问道:“我让你办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爱彩票网“呵呵,还记得你在公园里面遇到的那个人了吗?他告诉了我真相,我接二连三的被绑架,这是这所谓的大哥做的好事。”张凌峰笑了笑。

刘雄云顿时火冒三丈,也不知道张凌峰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要知道二叔可是古武柳家的人,他竟然敢大放厥词!

原来,老者正是安排柳雄风去查找张凌峰的下落,没有想到又听到了那人的消息,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浑浊的双眼里都泛起了一丝精芒,难以置信的问道:“当然?”

“骗谁我也不能骗你老人家不是。”张凌峰老神在在的说道。

“二叔,这畜生是被敌人蒙蔽了,你千万不要中他的计啊。”刘雄云见了老者的表情,急得团团转。

爱彩票网“你住口!”老者压了压手制止住了刘雄云说话,然后走到了张凌峰的身边,目不转睛的问道:“那个年轻人在哪里?”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张凌峰淡然一笑,声音也刻意的改变了。

“你……”除了黑玫瑰,所有的人都是惊呆了,这声音太年轻了,根本就不是柳雄风的。

“我便是你要寻找的年轻人。”张凌峰缓缓揭开了脸上的人皮面具,说道:“玫瑰,你也别演了,老是当别人也挺累得,我们还是做回我们自己来吧。”

“好。”黑玫瑰点了点头,同样撕开了面具,她的容颜比以前的柳夫人可漂亮多了,令得在场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尤其是柳雄风的女儿,她还以为是她的妈咪呢,想跟着对方请教隆那啥的方法。

“你真的是他们?”老者那天见到的却不是张凌峰这一副模样,有些怀疑的问道。

“信不信由你。”张凌峰呵呵一笑,没有过多的解释,有些事情别人信就信,不信再怎么解释也是徒劳的,再说他也不强求别人相信。

望着一脸神棍模样的张凌峰,刘雄云咬牙切齿大声说道:“原来是你这个骗子,竟然易容成了我弟弟的模样,挑拨我兄弟关系,你今天走不出这个门!”

爱彩票网“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嘛!”

老者摆了摆手大喝道,顿时刘雄云就哑口无言了,前者一脸凝重的望着张凌峰,看了半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旋即又闭上眼感应了片刻,突然沉声说道:“我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