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白颜捂着心口满脸寒霜的看着张凌峰,直吸冷气。

我靠,这尼玛的占了老娘的便宜,还敢这么嚣张,也不知道他身上是不是放了钢板,真他妈的疼。

白颜如此想着。

不过萧花的注意力却一直在东方甜儿的身上,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床边一边为东方甜儿穿着衣服,一边满脸欣喜的说道:“郡主,你……你真的好了。”

如果东方甜儿死了,那么作为她的丫鬟,那无疑是需要去陪葬的,现在看见东方甜儿醒了,不由得她不激动,可是另一边她又有些担心,因为张凌峰在东方闲云面前点名要自己去伺候他,这意味着以后就得跟丑八怪过一辈子了,她很不甘心。

在白颜和萧花两人各自沉思的时候,张凌峰已经推门走到外边去了,东方闲云急忙迎了上来,满脸关心的问道:“小兄弟,如何了?”

张凌峰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嗯,差不多了。”

东方闲云、鬼医、白须老者三人听到这话,脸上都闪过了一丝欣喜之色,二话不说,纷纷跑进去查看东方甜儿,片刻后香阁内传出来了一阵阵惊叹的声音。

张凌峰站在太阳底下,舒展着筋骨,很是惬意,鬼医和白须老者两人在香阁里面对着东方甜儿问长问短,但是东方闲云却急忙跑了出来,走到张凌峰的面前说道:“神医,我女儿怎么不会说话了?”

东方甜儿不会说话,其实那是张凌峰故意整的,谁让她那么嚣张的,且让她当两天的哑巴再说,省的这样麻烦,轻描淡写的说道:“中毒已深,不过城主你别担心,她修养几天就会没事的。”

连鬼医都治不好的毒竟然在张凌峰的面前搞定了,东方闲云此刻的内心是相当的激动,完全相信了张凌峰的话,拍了拍胸口说道:“神医,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都快吓死我了。”

张凌峰神秘一笑道:“之前我说过的东西,你该兑现承诺吧。”

不说承诺还好,一说承诺东方闲云脸色就变了,恢复了一副城主高高在上的样子,喃喃笑道:“哈哈哈,神医老弟,你不用着急,走,我们去观婚擂赛一边说一边聊。”

张凌峰看出东方闲云似乎有了敷衍的意思,他有些生气的说道:“东方城主,你不会食言吧。”

东方闲云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我东方闲云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拨出去的水,绝对不会不兑现承诺的,呐,萧花和白颜我可以马上安排给你当丫鬟当小妾,你看着安排,但是张凌峰的两名女弟子暂时要缓一缓,毕竟我事先答应过张凌峰,要帮他好好照顾的,等他回来再说如何?”

张凌峰闻言脸色阴沉的快上滴出了水来,心中冷笑不已,这老狐狸,跟自己扯什么弥天大谎,真是可笑至极,如果他知道自己就是易容的张凌峰,恐怕眼珠子当场都会掉下来。

见状东方闲云急忙补充了一句说道:“神医老弟,你稍安勿躁,你真的不用操之过急,我在这里给你承诺,不管张凌峰有没有回来,等擂台赛一结束,我便把那两名女弟子送给你好了,现在我再送给你十名绝色舞女作为补偿,请你多担待。”

张凌峰猛然一拂袖,冷笑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歌舞女子你认为我会看在眼里的吗?”

“息怒息怒……”东方闲云双手合十,不停的对着张凌峰虚拜,他知道现在东方甜儿还没有彻底好清楚,绝对不能得罪了神医,而且还有另一个张凌峰消失了,千万大意不得。

张凌峰继续道:“我看你这城主当的真是可以啊,说话就跟放屁一样的,也罢,你不兑现承诺,我也拿你没有办法,既然这样,那我只好打你女儿的主意了,这个婚擂赛我准备参加,你就等着把你的女儿嫁给老子把。”

说完后,张凌峰仰头大笑离开了。

东方闲云满脸的阴沉盯着张凌峰离开的背影,卧槽,长这么丑也敢打自己女儿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了,如果不是看你医术厉害,你敢这么跟本座说话,我要你的命!

张凌峰一边离开城主府一边感慨,东方闲云果然不靠谱,还好做了两手准备,否则的话,实在太被动了,说不定等到婚擂结束了,和自己的本尊出来也不见得东方闲云会放人,甚至还有可能威胁自己,算总账!

就在这个时候,萧花和白颜在后面大喊大叫的追了上来,“喂,丑八怪,你站住……”

爱彩票网张凌峰微微一愣停住脚步扭头看去,她们两个居然追自己来了,她们不是很讨厌自己的吗?

这估计又是东方闲云给她们施加的压力了,不得不说,好狡猾的老狐狸啊。

张凌峰的嘴角勾起了玩味的弧度说道:“哟呵,小丫头,你是舍不得我了,还是怎么的?”

爱彩票网“切,你个辣鸡,本姑娘才懒得理会你呢,要不是城……”白颜崛起嘴嘟囔道。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萧花给打断了,“神医哥哥,我们是来跟您当丫鬟的,之前的误会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

神医哥哥?尼玛的声音都酥麻到了骨子里面去了,又想搞之前的那一套来勾引人是吗,那好,老子就满足你。

爱彩票网张凌峰暗自吐槽一句,旋即吊儿郎当的走了上去直接一手搂住了一人的细腰打趣道:“丫鬟,我倒是不缺,当个小妾还是可以的嘛,萧花,你身上还是很有料的嘛,玩起来应该很爽的噢,不过这小丫头就不好玩了,也罢,我就幸苦一点,帮你开发开发,尽早成大成人咯。”

萧花还好,她强挤出一抹微笑,顺着张凌峰的意思符合着,这一次她得到东方闲云的叮嘱,一定要不惜任何代价,打听到此人的情报,还有跟张凌峰的关系,但是白颜却是在拼命的抗拒着张凌峰的咸猪手。

可是她的力气跟张凌峰比起来,根本就不值一提,心里愤怒的就像是一座小火山一样的。

张凌峰对迎合自己的萧花倒没有半点兴趣,反而想着调戏起这个相貌甜美的白颜来了,他故意小力捏了捏后者的细腰,打趣道:“别急,晚上我就让你体验飞一般的刺激感。”

白颜银牙紧咬,但还是忍不住嘤咛一声,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腰上有重要的穴位被此人给点中了,全身都是如过电般的酥麻,双腿都情不自禁的在打颤,实在是舒服极了。

“呵呵,既然你都忍不住了,那好,我们现在就回酒店去。”

张凌峰松开手拍了拍白颜的后面,继续道:“不错不错,老子好久没有完雏鸟了。”

白颜在张凌峰松手的那一刻眼神变得无比幽怨起来,因为那股神秘的刺激感蓦然消失了,而且对方还这样明目张胆的要带自己去做那种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子,自己只答应过做张凌峰的丫鬟,不是暖床丫鬟啊。

她急的暴跳如雷道:“丑八怪,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老娘的老公是天底下万中无一的高手,就凭你这辣鸡,也配拥有我吗?”

张凌峰耸了耸肩说道:“怎么不配,你不要搞错了,现在我才是你的主人,我让

你跪下你都得马上给我做,否则的话,我把你卖到窑子里面去。”

说完,顿了顿,他看向萧花继续说道:“萧美女,你说是不是这样子的呢,即使我这样做了,你说东方闲云会不会惩罚我呢?”

萧花知道此人是东方闲云的座上宾,千万不能得罪了,而且自己也要从他的身上获取情报,如果没有那一种的关系很难得到他的信任,也罢了,反正第一次都给了十分有好感的张凌峰,也算是了却了一段心愿了,其他的就当作是被狗太阳了吧。

她连连附和道:“是的,您想怎么对我们都行。”

“萧姐姐,之前并不是这样说的,你骗我?”白颜难以置信的看着萧花,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萧花正色道:“白颜,你别傻了,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如果你想要你爷爷活命的话,就乖乖的按在神医的话就去做吧。”

白颜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很后悔囔着让爷爷带她来姑苏城,更后悔去城主府给什么郡主治病,尤其后悔的是碰见这个丑八怪神医。

张凌峰对第一天的婚擂赛不感兴趣,他哪里管那么多,直接搂着两人又回到了悦来客栈,开了一间最豪华的房间,相当于都市里面的总统套房了。

老板也是一个妙人,甚至给张凌峰安排了一间大床,足以让三人一起好好玩耍。

“谢谢老板……”

萧花付账,张凌峰道谢,带着心不甘情不愿的白颜很快的就来到了房间里面。

完了,完蛋了,等下一定死翘翘了,这么恶心的男人,他指不定还要怎么整死我呢,白颜如此想着。

但萧花却有些迫不及待了,一走进房间便替张凌峰关心解带,她想看一看张凌峰的身上是否有胎记或者图纹之类的东西,可以查找出蛛丝马迹来。

但是望着张凌峰一身腹肌,她很是失望,这副身体和脸蛋为什么这么的不匹配呢,真是暴殄天物啊。

爱彩票网张凌峰随意的推开了萧花说道:“滚开,你这样的贱人不配拥有我的爱,今晚你就跪在床边好好看着。”

显然,他对于萧花通过那种方式想让自己走火入魔之事还在耿耿于怀,只不过对方是一个女人,要不然早就击杀了。

说完后,他扭头看向了白颜。

白颜一边退一边说道:“我也是贱人,你别过来啊……”

张凌峰一副我吓不死你的样子走了过去笑道:“嘿嘿,见过贱的,没有见过你这样贱的,现在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了吧,乖乖的伺候我,否则的话,老子可是没有客气可讲的。”

其实,他一直以来都是和两个女人开玩笑打发时间,但是却真把白颜吓得哭了出来,梨花带雨的说道:“别,大哥,我错了,我不该骂你,你饶了我吧,我还小啊……”

张凌峰径自趴在了床上不悦道:“累死老子了,给老子按摩。”

爱彩票网“我……我不会啊。”

白颜的脑袋摇得就像是拨浪鼓。

张凌峰不悦道:“不会就不会学?谁天生就会的……萧花,你好好教教她,让我不开心了,下场你是知道的。”

爱彩票网“是!”萧花心中一喜,急忙走到了床上,一边按着一边对白颜说道:“你快过来,我教你。”

“嗯,还不错,力气再大一点。”张凌峰十分享受的说道。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一道嚣张的怒骂声音随之传了进来:“卧槽,玩的是双飞啊,查房,把证件统统都交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