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几束聚光灯在舞台上闪耀起来,最终定格在正中央,一个圆台从下方缓缓升起!

只见一长发高高盘起的女子逐渐显露在观众的视线中,她身着银白色镶钻礼服,面容精致得犹如瓷娃娃一般,修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宛若夜空中那最闪亮的星。

“沐仙儿,沐仙儿……”

台下几万观众再次集体呼喊起来,绝大多数人不要命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气氛在刚刚开场之际就达到一个井喷式的爆发!

“嗨,你们好吗!”

沐仙儿不似普通的明星那般惺惺作态,而是以一个非常接地气的俏皮笑脸作为开场白,浑身闪闪发光的她在聚光灯下犹如那九天神女,高贵不可方物。

“女神,女神,女神……”

观众们报以最热烈的回应,仿佛不把全身力气耗尽就算是对不起他们魂牵梦绕的全民偶像沐仙儿。

张凌峰倒是最为安静的一个,哪怕他的身边已经炸开了锅,特别是黄丽娟和陈萍等女孩子,才这么一会儿功夫,声音就有些沙哑了。

“感谢大家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一首《完美恋人》送给大家!”

沐仙儿踩着镶钻的高跟鞋,轻轻地往前踏出一步,伴随着音乐声的响起缓缓闭上了双眼。

“你我都有太多的缺点,但是亲爱的,你愿意陪我一起互相忍受下去吗。”

沐仙儿手握麦克风,那清澈空灵的天籁之音飘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是那样沁人心脾,这时候,从来不追星甚至不知道明星为何物的张凌峰也不自觉地被代入那幅甜美爱恋的意境当中!

沐仙儿全程闭着双眼,没有华丽的舞蹈,更没有任何与歌迷的互动,一首歌不长不短,在即将结束的时候,她的眼角似乎悄然挂着一颗热泪。

“我能想到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你在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你是我最完美的,恋人。”

随着几个音符的静止,这首开场曲目《完美恋人》结束了,沐仙儿缓缓睁开眼,擦干眼角的泪珠,对着台下喊道:“这首歌,送给你们,也纪念我死去的爱情。”

台下的歌迷们被沐仙儿代入那令人向往的意境当中,在歌声中虽然充斥着满满的甜情蜜意,但其中夹带着的一丝伤感之情却很容易被人捕捉到。

张凌峰从歌曲的意境当中回过神来,开始对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有了一些好奇。

“呜呜呜——”

张凌峰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抽泣声,他扭过头一看,发现身旁的李鑫雨竟然掩面哭了起来!

“鑫雨,你这是干啥呢。”

张凌峰轻轻拍了拍李鑫雨的肩膀,后者随即轻靠在张凌峰的身上:“叔叔,我也好想谈恋爱啊……我想起过去一些事情了呢。”

你个小屁孩装什么感情史丰富呢?老子这情圣都没发话呢,嗯不对……我好像也没有谈过恋爱。

张凌峰心中想着,但嘴上还是安慰:“爱情会有的,完美恋

人也会有的,虽然你不可能找到像我这样优秀的男人,但是估计也不会太差吧。”

“哼臭不要脸的。”

李鑫雨咂咂嘴,哼了一声,就不再做理会。

台上沐仙儿依旧在卖力的演唱着,在三首歌曲过后,她便到后台换衣去了,而大荧屏上则放映着她的各种照片儿,美轮美奂。

这时候张凌峰突然有了一股尿意,跟周边的学生打了声招呼后便自顾自跑去上厕所了。

“厕所在哪呢……”

张凌峰顺着专用通道,跟着指示标一路找,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在五分钟被他找到了。

张凌峰一路小跑着进去,发现这个厕所的格调好像跟普通的不太一样,并没有小便池,但尿急难忍,他也没工夫想那么多,随便找了个坑位就开始放起水来。

“嘘——”

张凌峰情难自禁地吹起口哨来,这人有三急说的还真没错,一泡尿足以憋死人。

张凌峰随手按下了抽水按钮,正准备出去的时候,赫然发现有一身穿银白色礼服的少女正在洗手池边上,不住地往脸上泼着水,还不时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爱彩票网张凌峰顿时傻了眼,“这里怎么会有女人?”

很快地,张凌峰才突然意识到,男厕所怎么可能连小便池都没有呢?这这这……这里分明是女厕所!

完了,走错了,老子可不是偷窥狂啊!

张凌峰心中不断呐喊着,身为一个大男人跑到女厕所来,确实连自己都难以接受,他竟不自觉老脸一红,接着便蹑手蹑脚地往外走去。

但洗手池上是有一面大镜子的,少女眼角的余光似乎看到了有人经过,下意识喊了出来:“救我,我好难受。”

张凌峰一只脚还没来得及落地,便楞在当场,蓦然回头发现那少女正艰难地喘着粗气,眼神迷离地望着自己,下一秒,张凌峰瞳孔陡然放大了两倍。

这不是沐仙儿吗!

尽管刚刚在舞台上灯光偏向于昏暗,加上现在沐仙儿的脸上都是水珠,妆容都洗花了,张凌峰还是很容易地认出了她,这份气质,这身衣服,不是沐仙儿会是谁?

“你不是到后台换衣服去了吗,跑这来玩水是个什么情况……”

张凌峰没有偶像情结,面对天王巨星的时候,感觉对方也只是个二十来岁的少女,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就是长得漂亮了点而已。

爱彩票网沐仙儿只感觉体内一股热气不断升腾,她的身体也逐渐趋于瘫软,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了,于是一个踉跄险些倒地,好在张凌峰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沐仙儿很艰难地保持着一丝理智,潜意识里告诉她,这很有可能是她的粉丝,现在自己这副模样,可怎么有脸见人啊!

“你怎么了?”张凌峰小声问道。

沐仙儿身体斜靠在张凌峰的肩上,脸色绯红,喘息声也清晰可闻,“我好热,好热啊……”

一股香风扑来,张凌峰在某一个瞬间险些迷失了自己,虽然他

爱彩票网的身边有着好几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但是要说像沐仙儿这样清纯可人的,可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沐仙儿双眼通红,一只手不断地扒着身上的礼服,很快地左肩上的吊带骤然滑落,露出大半个雪白的香肩来,张凌峰见到这一抹雪白,竟然不争气地流下两行鼻血来!

“罪过罪过,我可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小人,虽然还谈过恋爱,到现在还是个小初哥,但人品是相当的有保障滴。”

张凌峰默念清心咒,沐仙儿都这种反应了,他如何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根本是被下了媚药!

张凌峰心想着,这沐仙儿据说一贯以清纯可人著称,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半点绯闻,现在这么个情况还真让人匪夷所思。

爱彩票网“现在她意乱情迷,我要是做点什么,她也不能怨我吧?”

“不行,那样的话自己简直就是个禽兽!”

“可是美人入怀,就这样错过了好像更加禽兽不如啊!”

张凌峰心中小鹿乱撞,白天使和黑天使不断地掐架,最终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

爱彩票网张凌峰抹掉脸上的鼻血,手腕一翻,几根银针跃然指上,毫不犹豫地往沐仙儿的几个重要穴道上扎去。

“嗯……”

沐仙儿只感到一阵清凉之意,好像那股邪火在一瞬之间缓缓流逝了,她手上脱衣服的动作也自然而然地停了下来,足足一分多钟后,她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

爱彩票网“啊,你是谁,为什么在女厕所里!”

恢复理智后的沐仙儿一眼看到了面前的张凌峰,紧接着发现自己正被这陌生男人搂着,不由地大惊失色:“牛虻!”

爱彩票网张凌峰大感无奈,就知道好人没好报,对方都这样无理了,还忍着做什么?

“我流氓?没有我的话,你就得光着身子在这丢人了,万一来个什么人给你偷拍几张,看你还活不活了!”

张凌峰没好气地呵斥着,往后退了一步与沐仙儿拉开距离,做出自我保护状:“你自己回忆一下刚刚做了什么?我还是只珍贵的童子鸡呢,差点被你给吃了,不赔偿我也就罢了,竟然倒打一耙!”

沐仙儿一直活在掌声与鲜花当中,不论是广大的粉丝群众还是家里人,都是对自己百依百顺,哪怕自己做错事了也能够轻易的得到原谅,现在却被一陌生男人指着鼻子骂,虽然也不算骂,但真的很过分好不好!

沐仙儿一时间觉得非常委屈,眼泪唰的一下就不要钱似的涌现出来,“对不起还不行嘛,你凶什么凶,呜呜呜……”

懵了!

张凌峰看怪物似的看着沐仙儿,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玻璃心的女孩子,这平时得被惯成什么样啊!

“唉算了算了,当我倒霉吧,我给你道歉了好不好?”张凌峰想着好男不跟女斗,“你被下了媚药,刚刚正好发作了,我呢,额……不小心走错厕所了,也正好帮你治了一下,我也不找你要什么报酬了,两清吧。”

张凌峰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