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阳的司机见他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而且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就像是一个落汤鸡一样,他心中大为震惊:“卧槽,之前坐在车里还以为他是吹牛的,没想到还是一个练家子。”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司机,而是周冬阳的贴身保镖,如今见到主子被张凌峰给死死抓住,不看僧面看工资的面,也是要前说教一番的,否则的话,依周冬阳的脾性,分分钟就得被炒鱿鱼了。

“喂,快放了周少!”司机一念打定急忙推门下车,伸手指着张凌峰的鼻子大喝道。

虽然周冬阳脸上露出来的恐惧与慌张过于夸张,但是司机潜意识的认为这也是长年饮酒作乐的结果,同时也想跟张凌峰较量一把。

张凌峰呵呵一笑,眼观鼻鼻观心,连看也没有看司机一眼,淡淡的说道:“年轻人,别这样指着我的鼻子。”

司机的眉心顿时拧成了一个川字,他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拳挥动,拳风阵阵。

车上的秦大力此刻也走下了车,看着司机的举动,暗自摇头:“找死!”

只见司机的距离离着张凌峰还有三厘米的距离,周冬阳身体弯成了一把弓,颤声说道:“卧槽尼玛隔壁,你想老子死吗?快一点住手!”

可惜的是,周冬阳还是说完了,司机的那一拳还是打出去了,然而司机失算的是,他那沙包大的拳头仍然是打在了周冬阳的脸蛋上。

那门童惊呆了,他睁大的瞳孔中,周冬阳嘴角张开,一颗颗牙齿带着鲜血丢飞出来。

这……这家伙还厉害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连通天岛的周少也不放过,他是在找死的吗?

下一刻,他懵了。

那些牙齿仿佛一颗颗子弹打在司机刚刚收回的拳头上面,一道巨大的力量令得司机跌飞出去,身体弯成了九十度的弓形,在半空中平推了十多米这才跌飞出去。

秦大力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幕,完全想不到张凌峰已经能够做到借力打力,打力加力的程度。

这是化劲造化境界的宗师啊。

自己跟他比那不是找虐的么?

场中一片惨叫。

张凌峰缓缓松开手,手腕轻轻一翻,就像是丢辣鸡一样将周冬阳丢到了司机一起。

他淡淡的说道:“周大少,你以为这一次拳赛场,我是为你来的吗?你没有这个资格。”

周冬阳心里叫苦连天,他完全没想到张凌峰的实力真的已经恐怖到了这样厉害,挥手之间就可以杀人,之前还以为他是一个装逼吹牛的男人,因为顾及到周家不敢杀自己,现在他真的是分分钟就敢杀人的。

他急忙断断续续的说道:“张凌峰,你别乱来啊,通天岛是**律的,我给那少年赔钱就是了。”

张凌峰拍了拍那门童少年的肩膀,语气温和的说道:“去吧,拿回你该拿回的尊严!”

少年只觉得身体内一道气流转动,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不敢。”

张凌峰仰头一笑说道:“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有何不敢?”

说完后,顿了顿,他看向了秦大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了,声音却淡得像是风。

“我们还需要比试么?”

秦大力的双脚猛然打颤尚且不知道,他满脸通红,低下头去,说道:“不用,我认输!”

爱彩票网实在是可笑啊,之前在车上,他还以为跟张凌峰有一战的

可能性,如今他才明白了,在张凌峰的眼中,自己就是一只蝼蚁,挥脚之间便可以被踩死的哪一种。

张凌峰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很好,在杀人之前,还请你容许这小朋友取回他的尊严!”

说罢,他一个优雅的转身大步离去。

耳边传来轻飘飘的脚步声,秦大力心知这是张凌峰要离开了,他猛然抬头,望着张凌峰那道高大威猛的身影,瞳孔里面流转着无数道复杂的神色,有疑惑,有震惊,有恐惧……最后皆是被浓浓的后悔所取代。

直到此刻,他才恍然大悟,忍不住捶胸顿足,原来张凌峰是来找暗夜先生的,如果一开始就看出张凌峰的手段结交一番,那么对自己的修为和事业将取得质的飞跃,可惜的是,现在没有机会了。

……

张凌峰离开地下停车场,往里面走去。

不用担心迷路,这里的美女迎宾比通天岛上还要多,而且还都是那种穿着低胸装的,好一副春景。

“先生你好,欢迎光临……”

张凌峰双手插在口袋里,一路走去,两排美女迎宾甜美的声音如黄鹂般响起,身子上的波涛汹涌更是没有一点在意,他心中暗叹:“这些美女就像是一群金丝雀,永远被囚禁在这样的海底了。”

两排迎宾等了半天听着张凌峰的脚步声远去,脸上挂着的职业化笑容齐齐一闪而去。

一个身材高挑,胸脯饱满,头上盘着发髻的十七八岁大小的少女,蹙着秀眉,心中冷笑:“抠不辣鸡的葛朗台,害得老娘等半天,连点小费都不愿给,去你麻痹,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就在这个时候,之前那名少年已经取得了尊严回来,至于秦大力怎么杀人的他倒是很自觉很没有去看,因为他知道在这里看见的越多,死得越快。

他对着那少女招了招手,笑着说道:“喂,小莉,你过来一下。”

“干嘛?没看到我在上班嘛。”那名叫做小莉的少女没有好气的说道。

少年从身上掏出了一大叠红通通的通天币得瑟的晃了晃,说道:“有钱你不赚?”

爱彩票网小莉急忙跑了过来,双眼冒着精光,很是急切的问道:“哇塞,你发财了,又宰到了哪个大老板了?快跟我说一说,我们一起发财。”

少年压低声音将张凌峰的身形和穿着打扮描绘了一遍,说道:“这个人刚才是不是从这里过的?”

爱彩票网小莉心中一紧,难道那家伙会是大老板?

她见过太多的大老板,早就练得一副火眼精精,还从来没有看走眼的时候呢,十分认真的问道:“快说,别卖关子了,你还想不想追我了?”

爱彩票网少年一副恭敬而神秘的将之前的事情给小莉讲了。

小莉脸色一变,卧槽,还真的是走眼了?

她急忙说道:“他么的,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也去搞点外快,你快回你的岗位去。”

“喂,小莉……”少年还想表白来着呢,可是哪里有时间啊,小莉早就跑得没影没踪了。

……

地下海底拳赛,不仅仅是一个拳赛场,里面还有酒店,餐厅,银行……相当于一个缩小版的通天岛,不过这里的人行事不需要法律,所以通天岛上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一些大人物都会到这里来。

张凌峰正走着的时候,小莉在身后大声喊道:“先生,你等等……”

张凌峰停住脚步,一头雾水的扭头看去,他一路上见了太多的迎宾,并不

记得这个少女是谁。

他淡淡的笑着看着少女身上的波涛汹涌,暗自惊叹:“我去,小小年纪这最起码也有C了吧。”

小莉也在一边跑来一边打量张凌峰,她发现张凌峰竟然是那么的帅气,之前骂张凌峰的脏话早就抛到九天云外去了,她很是礼貌的说道:“先生,您好,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吗?”

“噢……”张凌峰摸了摸鼻子,做服务都做到自己的身上来了,貌似这生意做得不错嘛。

他笑着问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服务?”

小莉解释道:“是这样子的,我看您应该是第一次来这个海底拳赛场,作为第一次光临这里的贵客吃喝住行观看拳赛一律可以免费挑选一名迎宾全程伺候的。”

爱彩票网“还有这样的好事啊。”张凌峰继续笑着。

他心中寻思,人生地不熟,正好没有一个向导呢,这个姑娘也貌似很不错。

“是啊,这是特殊优惠嘛,先生,怎么样?挑我吧,现在我带你去酒店,晚上有一场精彩的拳赛呢。”

小莉毛遂自荐道。

张凌峰故意露出十分猥琐的表情,意味深长的笑道:“也好,我刚好也饿了……”

小莉随手勾住了张凌峰的胳膊,迎合道:“先生,你饿得话,我待会带你去美食一条街。”

张凌峰捏了捏小莉的小屁股说道:“那里不解饿啊。”

小莉顿时耳根子都红透了,她自然是知道张凌峰的意思的,可是刚才从少年的口中,她得知张凌峰是一个连周少都敢打的大英雄,而且还是不在乎钱的那一种,如果把这个砖石王老五掉到了,退一步赚一点钱,进一步如果能够离开这个鬼地方那就是太好了。

牺牲那么一点点算得了什么,不就是一层魔吧。

她低着头,银牙紧咬,怔了十秒钟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张凌峰说道:“行,我带你去解饿的地方。”

望着满脸红得像是猴子屁股的小莉,张凌峰讪讪笑道:“带路吧,要最好的酒店。”

“是……”小莉急忙点头称是,带着张凌峰走向海底大酒店,一路上她不停的打探张凌峰的底细。

张凌峰皆是淡然一笑:“等我不饿了再回答你的问题。”

小莉另一只白嫩的小手紧紧捏住了衣服,心中十分纠结,如果真的像是少年说得那般,他有那么的厉害,自己的小身板哪里能够受的了他的一击啊。

海底大酒店也是暗夜先生的产物,很快的,小莉带着张凌峰来到了前台,她很这里的员工也很是熟悉,开好了房间后,直接奔着八八八号房间而去。

就在两人来到电梯的时候,一道怒斥声音响起:“小莉,你这个臭婊子,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得钱,你竟然又在这里勾三搭四!”

小莉顿时脸色不停的抽搐,紧紧搂着张凌峰的胳膊说道:“先生,救我啊,我跟他没有半点关系。”

张凌峰伸手刮了刮小莉的鼻子,打趣道:“你今晚是我的菜,我自然要维护自己的菜咯。”

“草,你小子混哪里的?在暗夜先生的地盘,是龙你得趴着,是虎你得盘着,你敢跟老子抢女人,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说话的是一名长头发俊朗青年,一身得体西装,手腕上戴着名表,脖子上挂着一串十分厚重的金链,他全身从头到脚都是国际名牌,一看就是有钱人。

张凌峰没有回头,看着小莉淡淡的说道:“小莉,你先去房间,洗白白了等着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