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死一般的寂静。

方脸男和一群墨镜男都傻眼了,一个接一个拿下了墨镜,看了看冰忠义又瞧了瞧张凌峰,感觉这是幻觉。

方脸男名叫欧阳浩天,已经做到了他这个高度,不再会像小混混那样随口骂人了,他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看着冰忠义破口大骂道:“卧槽尼玛,老子给你脸,你是冰老,不给你面子,你就是一坨屎,还特么让本堂主去给一个小子道歉,你是不是疯了……”

在他眼里,张凌峰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讲完,“啪”的一声,冰忠义脚下一点,身子疾速而动,一巴掌猛然打在了他的脸上。

只见欧阳浩天的脸蛋登时红透了半天,恍如一个猪头,惨声而叫:“嗷嗷嗷……”

他瘫坐在地上,只觉得脸蛋发麻,这一巴掌不仅仅是打在自己,而且还是打在了暗夜先生的脸上,片刻后回过神来嚣张的大骂道:“卧槽他妈的,兄弟们上。”

“是!”一群墨镜男纷纷丢到了墨镜,挥舞起沙包大的拳头对着冰忠义冲了过去。

啪啪啪……冰忠义一巴掌一个,顿时解决了一大片,全部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如出一辙,脸蛋上印刻着一排排手掌印记。

“老东西,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惹了暗夜先生,你冰家会遭到我们无休无止尽的追杀。”欧阳浩天虽然被打,但是却一点也不害怕,暗夜先生是他们的神,是不可战胜的,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冰忠义一脚踩在了欧阳浩天的脸上,大声道:“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道歉还是不道歉?”

“啊……”欧阳浩天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尖叫着,他感觉到就快要死掉了,这分明是用了真气了,尼玛的,这明显是没有将暗夜先生放在眼里了啊,为了那小子这样做,值得吗?

他想不到这个,时间也不容得他去想。

冰忠义的脚力越来越重了,他满头大汗的说道:“我……我道歉,您……您高抬贵手啊。”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冰忠义猛然手脚,双手背在身后,一派不死不休的神情。

……

酒店里面的卡座上面提供着早餐厅,小莉扭头看着冰忠义威风的出手,拍着张凌峰的肩膀说道:“哥,那老爷爷好厉害啊,把他们都打得落花流水了,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竟然请动这么厉害的人来帮忙。”

“一个刚见面的合作伙伴而已。”张凌峰耸了耸肩,如实解释道。

他这边说着,早餐厅一个小年轻,头上染得五颜六色的,而且头发有十多厘米长,他走了过来趾高气扬的说道:“兄弟,给个面子吧,你的妞我看上了,开个价吧,你去其他地方耍。”

“哥,你别答应啊。”小莉急了,她看这家伙也不是好东西,哪里有这么泡妞的,这分明是在抢人嘛。

“滚。”张凌峰的眼皮也没有抬起,冷冷吐字道。

“卧槽尼玛的,你不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名叫欧阳浩地,我老爸是欧阳浩天,整个地下拳赛场没有不给我面子的人,你是不是获得不耐烦了?”年轻人伸手指着张凌峰的鼻子大声说道。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浩天带着一群墨镜男大步跑了过来,恭恭敬敬的弯下腰去,颤声说道:“张先生,对不起,我们错了,求你原谅啊……”

欧阳浩地的两只眼珠子就差掉在地上了,这可是自己的老爸啊,权倾海底拳赛场的堂主,振臂一呼,聚众上千,谁敢不服,

他竟然向一个小子低头道歉。

这是怎么一回事?

爱彩票网张凌峰对夹了一个海鲜,丢进口里,喃喃搅动,搅了一分多钟,这才开口说道:“犯错了就要受到责罚,自我打脸开始!”

话音刚落,欧阳浩天带头挥起巴掌打脸,所有的墨镜男也是有模有样的学着,反正堂主都带头这样子做了,丢人有高个子盯着,还怕个锤子啊。

欧阳浩地看见老爸都这样子了,急忙也挥舞巴掌打去,张凌峰压了压手,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说道:“等等,你的账,等你老爸打脸完毕再说。”

“这……”欧阳浩地闻言色变,打脸也不是,不打脸也不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莉大觉过瘾,这帮高高在上的大佬,少爷竟然屈服在自己的脚下,哈哈哈,爽,真是太爽了……

她知道这都是张凌峰带给自己的,她搂住了张凌峰的胳膊,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钻石王老五,竟然被自己给遇到的,今天晚上一定不能那么的老实了,就像是学冰小清一样,也要把他给搞定了才是。

……

另一边,冰小清也下了楼,看见了冰忠义的那一幕,十分担心的压低声音说道:“爷爷,你是不是疯拉?你这样做,暗夜先生不会放过你的。”

爱彩票网冰忠义颇为不屑道:“你以为我不这样做,暗夜就能放过我吗?”

“爷爷,你的意思是……”冰小清一头雾水的问道。

“我的老对手能够再次崛起,还不是被暗夜那个奸贼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一次他卷土重来,根本就是暗夜授意过来接受我冰家产业的,既然如此,我们倒不如跟张凌峰利益捆绑在一起,得到他的信任。”冰忠义背负双手解释道。

“可是,张凌峰好像是根本不领情啊,而且他能打过暗夜吗?”

冰小清跺跺脚,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了爷爷的忧虑,那一根根白头发就是这样出来的,可笑的是,自己竟然还耍女儿性子,如果可以再次重来的,她一定不会惹爷爷生气,就算是嫁给张凌峰,她也绝对二话不说就会答应的,以自己一人救整个家族,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爱彩票网“没有打过,谁知道呢?”冰忠义笑了笑说道:“反正都是死,死前我们不如搏一搏。”

冰小清忽然问道:“那龙岛主呢,我们也可以去找他帮忙啊。”

“你以为我没有找过?”冰忠义反问道,他觉得这个孙女还是太嫩了,什么事情都不经过大脑。

“怎么说?”冰小清眨了眨漂亮的眼睛问道。

“他要价太高了,他不仅仅是要我们这十亿,他要的是我们冰家所有的男人给他当奴隶,而且还要我们冰家所有的美女去伺候他!”冰忠义冷然道。

冰小清顿时满脸寒霜,可恶啊,这个条件是人也不能答应,去伺候那个老头子,倒不如伺候张凌峰呢。

……

张凌峰和小莉都吃完了早餐,不得不说,这里的海鲜还是挺好吃的。

他拍了拍巴掌,欧阳浩天等人见了都是面色大喜,可是手中打脸的速度径自不减,因为身后可是站着冰忠义的,这家伙随时都会杀人的。

张凌峰淡淡的说道:“好了,都停一停,听我说几句。”

众人皆是松了一口气,欧阳浩天心里暗自记着张凌峰的容貌,心想等把这件事情上报,一定要弄死这叼毛,脸上却恭恭敬敬的问道:“张先生,谢谢您原谅。”

“现在我还是很不高兴呢。”张凌峰摇摇头说道。

“为什么啊?”欧阳浩天的脸蛋就像是黄瓜一样,他么的,昨晚上接到了通知因为正在和美女潇洒没有去,早知道今天继续潇洒好了,哪里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张凌峰伸手指着欧阳浩地说道:“你去帮帮他长点记性。”

“老爸,别啊……”欧阳浩地急忙说道。

欧阳浩天心道,儿子啊儿子,你特么的怎么也瞎了眼睛呢,也惹上这个叼毛啊,你忍忍啊,老爸很快就会替你报仇的,到时候让你好好打脸回去。

他几步走上去,对着欧阳浩地的脸上一阵猛打,大声道:“卧槽,谁让你特么的敢惹张先生了?”

“老爸,是你自己啊。”欧阳浩地无语了,但是他却不敢躲避,因为他知道即使是躲也躲不了。

“去你妈的,老子什么时候教你说过这个话?”欧阳浩天又是耳刮子猛然**。

“你妈也说过,她说你说的,只要是在海底拳赛场,可以不给任何人的面子,看上喜欢的姑娘直接去抢,看上钱直接去夺。”欧阳浩地急忙说道。

欧阳浩天只觉得日了狗了,吹牛的话都听不出来嘛,这个孽子啊,他又不停的打着,打得欧阳浩地喊爹叫娘,这一幕让周围的一些看客都是有一种后怕,人说虎毒还不食子呢,这家伙还真是大义灭亲。

张凌峰起身说道:“小莉,你吃饱了没有?”

“吃是吃饱了,可是刚才那家伙抓得我好疼啊。”小莉指着一个墨镜男懊恼道。

张凌峰拍了拍手掌说道:“这个简单啊,你们把吃乃的力气都使出来,对着那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我猛打,谁要是不吃力,我就让他没有好果子吃。”

爱彩票网声音落下,所有的墨镜男都纷纷冲上前去,小莉口中的那人顿时被打趴在地上,泪如雨下。

如果是被其他的人打还无所谓,可是这是被自己的好兄弟揍啊,卧槽,这特么还是好兄弟嘛!

小莉垫着脚尖在张凌峰的脸蛋上点了一下,笑嘻嘻的说道:“哥,你真厉害。”

张凌峰双手插在裤带里,笑道:“走吧。”

爱彩票网静静看着这一幕的冰忠义对着冰小清说道:“看到没有?女人就应该主动一点才能赢得自己的爱情,你别以为张凌峰就那么好追了。”

冰小清满脸绯红,心中无语了,这个张凌峰虽然是帅,可是不是已经答应过用功法交易的吗?难道又要拿自己去交易?

忽然,她想到了这个交易是用来打拳赛的,但是还有暗夜先生呢,对付他张凌峰未必肯出手啊,一定得用自己来作交易了,一想到自己未来的男人此刻被另外一个女人搂着胳膊,而且还这么卿卿我我。

她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来,像醋,像酱油……

张凌峰和小莉走了上来,他老神在在的问道:“老爷子,你的孙女这是怎么了?怎么脸上红通通的,需不需要我帮她看一看,我可是一名神医啊。”

冰忠义笑道:“那是最好的了,最好晚上你们私下里检查一下吧。”

冰小清的脑袋更低了,天呐,神棍冒充神医,想接近自己就明说嘛,真是的!

冰忠义的加长版宝驾正停在酒店外面,司机正是小狼,四人坐在后排,冰忠义坐在一排。

张凌峰、冰小清、小莉,以女男女的方式坐在。

一冷一热,张凌峰皱眉。

他感觉这是冰忠义故意安排的,他淡淡的说道:“老爷子,要不要你们都下车,让我们更方便一点呢,正好来个冰火两重天……”

(本章完)